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番外六

第六个番外:第一次见谭家父母



像鸵鸟一样躲避了好几天,关雎尔迎来跟谭宗明约好见父母的日子。先前问他伯父伯母喜欢什么,谭宗明十分官方又随意地回了句“你的礼物他们都喜欢”,又气又急,关雎尔直接躲沙堆里做了几天鸵鸟。说是这样说,她也在闲余时认真思考了该送些什么,金银珠宝是不需要考虑的,保健品也可以排除,吃食嘛……好像更加可以划掉,思来想去,关雎尔最终选择了围巾,一灰一紫,应该不会有大错。礼物买好了,关雎尔仍然无法入眠,她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毫无睡意。谭父谭母是个怎样性格的人?他们会不会不满意自己?谭宗明是如何向他们描述自己的?无数个问题气泡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她睡不着。
唉。关雎尔叹了口气,给自己热了杯牛奶,强迫自己睡去。
然而,早早便醒了。
约好是十点。谭宗明说九点半来接她,但常年谨慎的性子,她硬是将时间往前提了十分钟。现在是八点,还早。关雎尔站在衣柜前,看着衣柜里的衣服,感觉怪怪的。唉,不够职业女性,没有高跟鞋,也不能穿正装去,只好挑了一套相比之下更让她满意的。坐在镜子前,关雎尔的脑子里不断在演练,如何进门,如何打招呼,遇到问题如何回答……晃晃脑袋,暂时定下心绪化好妆,检查了该带的东西和礼物。坐在窗前,凝神静气,调整心情。
但事实证明,该紧张的时候大脑绝不放松,该跳快的时候心脏绝对不安分。关雎尔在看到谭宗明的那一刻,所有调整心情的努力功亏一篑。她坐在平稳的车里,看着匆匆掠过的风景,一言不发,对谭宗明的话也无甚回应,兴致缺缺。临到了,谭宗明握了握她的手说,“你放心。”因有了这话,关雎尔心中松懈一些,回了他一个微笑。



他们是手拉着手进去的,谭宗明的手心很暖,暖得像冬天挣扎出被窝后遇到的强烈又暖和的阳光。
打开门。
“爸,妈,我们回来了。”谭宗明的话让关雎尔觉得实在体贴,在她的设想中,他更可能会说“我带关雎尔回来了”,既合情理又介绍到了,但总归是生疏些。谭宗明说的“我们回来了”,带着些许若有似无的亲昵感,仿佛她已然被接受。世事真矛盾又矫情。
“回来了,来,进来坐。”谭父谭母从房间里走出来。关雎尔不敢打量,只迎着他们目光上前两步,递上礼物。
“伯父伯母好,我是关雎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自认无甚差错,但关雎尔仍紧张地手心冒汗。
所幸二位长辈很快接过了,谭母更是顺势握住她的手。“来,坐。”
沙发前是一套略为考究的茶具,谭母一边整理茶叶一边问,“小关喜欢喝什么茶?”
她正打算回话却被谭宗明抢先,“她喜欢绿茶。”关雎尔内心无数个无语无奈加绝望飞过,补了一句“我什么茶都喜欢。”
谭母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两,关雎尔有些尴尬。“那就乌龙。”关雎尔说,“好。”
关雎尔有些无力,她设想了无数个话题,在这一刻却说不出口,像个学生一样等着老师检阅,战战兢兢,安安静静,希望得到一个好的分数,拿一个好的印象。但数年的读书生涯让关雎尔并不喜欢这样的时刻,像是将命运交给别人,往后的一段时间都不由自己掌控。即使厌倦,她不会主动去争这个主导权,她明白她缺少这个魄力,谭家,却极其擅长使用这个魄力。
“小关哪,听宗明说你喜欢喝鸽子汤?”
“嗯,是比较喜欢。”
“鸽子汤好,我今天炖了一盅,你待会试试,看看怎么样。”
“好,谢谢伯母。”关雎尔调动记忆开启了一问一答模式。
谭母看着她这拘谨的样子,笑说,“不要这么拘束,我和他爸都不是惯拘束的人。今天你来,主要是我们想见见你。之前就叫他带你回来,左说右说他都不肯。现在好了,他肯带你来,我们也好见见你。”
关雎尔看着谭母,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不能问他们对她是否满意,也不能问他们是否接纳她。
“我……”关雎尔欲言又止。还好谭宗明已然跟谭父进去厨房,没有看到她的窘迫。
“我明白,初到人家里总是拘谨些,心里头打着鼓,想问对方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关雎尔脸红了。“我们对宗明的另一半没什么要求,他的眼光我们都相信,若他认定了是你,就必然有他需要承担的。风险也好,喜悦也罢,他决定后,便全在于你。我们希望你们能普普通通地偕老。”
关雎尔十分感激,“谢谢伯母。”之前一些日子她常想,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得出一个谭宗明,今日一见,实在佩服谭母的气度。不过分干涉,充满包容,放手让人去尝试,喜怒哀乐人生四苦,皆由你自行选择和承担。但关雎尔也不傻,谭母这番话定是对她有所了解之后才说的,若她心术不正,这个门她是进不来的。
说话间,谭父和谭宗明从厨房出来。
“在聊什么呢?”
“在聊你小时候的事。”谭母与关雎尔相视一笑,默契地略过了刚才的谈话。



这顿饭算得上是其乐融融,了却一桩事后关雎尔轻松许多,他们家里的话题她不常说得上话,三人都十分体谅地带她入话题。
回欢乐颂的路上,谭宗明开着车同她说,“安心了吧?”
“嗯。”
“我家人很随和的。”
关雎尔笑笑,果然是当局者迷。



写同人前三省吾身:
你谈过恋爱吗?你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滋味吗?你被人拥抱过吗?被男生摸过头吗?你爱过人吗?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散了散了
不存在
要谈过恋爱的
走了走了

我明镜大姐说
找男朋友双眼一定要擦亮,不要相信电视上演的什么霸道总裁玛丽苏。

我怎么听着像是在杀cp

那个…
其实我又要消失了

大家,端午节快乐啊。

【谭关·无人相似我】番外五

番外五:我想为你试一试

 

年假的倒数第三天晚上,关雎尔猛然惊醒:谭宗明。

她忘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梦,前一秒还记得清楚明白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在下一秒消失得无影无踪,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是心里的惊惧还一阵一阵地拍打着胸膛。

如果以后的几十年没有谭宗明,她会怎么样?

这一想,心跳又快得跟冲锋枪一样。

她在这一刻忽然做了一个决定,她想为谭宗明努力一次,面对一次。未来是什么样的她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可是为了不明朗的未来放弃当下,实在太过愚蠢。

这一个假期,父母屡次想跟她提谭宗明的事都被她岔开话题,幸好关母没有再介绍相亲对象,不然关雎尔真不知道要到什么局面。

关父关母送关雎尔到高铁站,临进站的时候,关母欲言又止,“关关啊……”

关雎尔从关父手里接过包,说:“妈,我有分寸。”

“好,路上小心。”

“嗯,我进站了爸妈。”

说完关雎尔立马转身排队进安检,每次离别都是关雎尔最不想面对的时候,她觉得难过,翻江倒海地难过,她没有勇气回头看爸妈离开的身影,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爸妈相扶着走到停车场的样子。

 

到上海的时候谭宗明来接她。

刚出站的时候,谭宗明装作不经意地细看了看她的表情,关雎尔感到一阵暖意。

“我没事。”

谭宗明如释重负,“那就好,上车吧,先去吃饭?”

“嗯。”

谭宗明知道他的小姑娘面上不惊不喜,心里是个有主意的,只是谭宗明拿捏不准她是什么主意。他有自知之明,他的分量还不足以跟她父母相抗。现在见她没什么负担,那证明情况不算太坏,就算暂时不偏着他,他也有扳回一城的机会。

关雎尔当然不知道谭宗明的心肠九转弯,她在默默组织语言好跟谭宗明说清楚。

到了吃饭的地方,谭宗明熄火,正准备下车,却被关雎尔拉住手臂。谭宗明疑惑地抬头,看见关雎尔凝重的脸色,不由得心一沉。

“谭宗明,我想为你试一次。我没有见过伯父伯母,也不知道你家里是什么样子的,我更不知道我能不能融进去,但是我想试试看。我知道我说这个可能没什么底气,也不太够格。但是……”关雎尔搓了搓手心,“但是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想,如果往后几十年里没有你,我会变成什么样,我很认真地想了想,发现我想象不出来,是一片空白。所以……如果你…没有改变主意,那我想努力试一试。当然,你身边还有比我更好的,如果你——”

谭宗明没有让她说完,直接伸手一个大揽将她拥过来。他很高兴,他非常高兴,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高兴过了。关雎尔,他喜欢的这个小姑娘,从来都是给自己设一道屏障,若非紧急决不踏出圈外,也绝不废弃这一层保护膜。钱财和权势,是多少人垂涎渴望的东西,可有诱人就有多讨人厌烦。他这样的家庭,太多未知,太多可能性,他压根不敢保证她的父母会同意将他们尽心宝贝多年的女儿放到这样的家庭里,他也不敢保证她愿意踏进来。可是现在,她愿意为他去试一试,他是那个让她走出自己结界的人。这太让人高兴了。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

关雎尔抵在谭宗明的肩上,轻轻回拥着他。像是得到了世纪珍奇,又像是解开了千古谜题,她很幸福。

 

“我明天跟我爸妈说一声,看安排个时间见见面怎么样?”

关雎尔搅弄着碗里的汤,深吸一口气,“好。”

谭宗明见她的汤被搅得浑浑的,“怎么,有点紧张?”

“嗯……万一伯父伯母不喜欢我怎么办?”实际上,关雎尔心里想的是,万一谭宗明的父母喜欢的是安迪姐那一类的又漂亮又厉害的女强人,那她差得就不止十万八千里了。

“不会,你多想了。我爸妈其实很随和,以前是我爸在打理公司,我妈是大学教授,早几年我爸彻底不管公司了,就跟我妈全世界去逛,又在上海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住。我爸就算有些商人戾气,跟我妈在一块这么多年也早被磨没了。所以不用担心,我父母都是随和的人。至于我亲戚,你以后见着就知道了。”

“喔好。”关雎尔应下,可哪有他说得这么轻巧。她心里已经盘算着要准备什么礼物了。回去问问樊姐好了。

谭宗明看她还在纠结,也不知道还能安慰些什么,相比于关雎尔的大难临头,他不止是临头,眉毛都要烧没了。若关家父母执意不同意,那他如何是好。上一辈的人,思想观念自成一套自圆其说,实际情况又的确不利于他方,到时候可得想出个万全之策才好。

两人各自担心着吃完了这顿饭,谭宗明将关雎尔送回欢乐颂。

“后天要上班,明天好好休息,后天早上我来接你。”

“好。”

关雎尔接过包准备走,脚步停了几秒,转回身来抱住谭宗明,她实实在在地想清楚,决定要跟这个人共度一生后,总觉得他身上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跟海洛因似的,“不想走。”

谭宗明宠溺地摸摸关雎尔的头,这小白兔看起来是出笼了。“明天我来接你,你早上醒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好~”

关雎尔这才舍得放手,进电梯回2202。

一下醒过神来,觉得格外羞赧。这——干——的——什——么——事——啊。可是,仔细想想,有什么不好呢。

 

关雎尔回到2202,发现樊姐正坐在沙发上。她悄悄地凑过去,“樊姐,我想问你个事。”

“什么事?你问吧。”

关雎尔还有点不大好意思,“就是,樊姐你上次去王帅哥家里,带了什么礼物?”

樊胜美了然于胸、恍然大悟地笑笑:“关关,怎么,都发展到见家长啦。那我们是不是准备红包了?”

“樊姐……!”

“行了,不逗你了。我上次去啊,就准备了些他父母爱吃的东西,你第一次去见他们,投其所好准没错。”

“这样,谢谢樊姐。”

“不用谢啦关关,到时候不用姐出红包就行~”

关雎尔登时脸红起来,“樊姐!”

樊胜美立马扬扬手,放关雎尔回房间去自己琢磨。

 

投其所好。

那伯父伯母好什么?

明天问问他好了。

 

 

———————————————————————————————————————

 

这次没有小贴士。

 

 

 

 

【谭关.无人相似我】第四个番外:我把你告诉我爸妈了

第四个番外:我把你告诉我爸妈了。


俗话说得好,冬天来了,春节还会远吗?

上海的冬天虽然很冻人,但过得着实也快,忙忙碌碌,间黏着两人各自错开时间的出差,等待,相见,分离,重逢,小别的喜悦总是漾开一阵阵绯红。可惜的是,电视剧桥段里的偶遇从未在二人身上出现过,哪怕是出差到同一个城市,也从未偶遇,仔细算下来还不如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偶然碰见的次数多。可关雎尔付之一笑,

命运啊翻云覆雨的还是别瞎猜了吧。


说起过年,关雎尔家在苏州,必然要回去,谭宗明的大本营在上海,家系庞大,必然走不开。谭宗明无奈地笑笑,“我送你回家?”看到关雎尔纠结做选择的样子,他还是选择了,“还是给你买高铁票吧”

关雎尔了然,谭宗明一直在迁就她,其实这样的迁就无所谓有无,搭他的车方便却怕他累着,坐高铁也行反正都习惯了,只是她总歉疚这样的迁就,他的心意他说了她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她不说他也明白,可既然两厢情愿,关雎尔就无谓多添烦恼,该早些习惯他的相处方式,而非让他习惯。

“票买好了,下午三点,到时候我来接你。”

“好。”

“那去吃饭,有什么想吃的?”

关雎尔抿着嘴想了想,“想喝鸽子汤。”

“好,就鸽子汤。”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过足了小日子,每天回到欢乐颂,关雎尔脸上的笑都藏不住,一直被小蚯蚓和樊姐打趣,偶尔曲筱绡也会加进来,安迪则站在一旁欣慰地笑。这时候关雎尔总是无所适从,只能红着脸“你们…你们…”又没有实质性的反驳,毕竟——人家也没说错。

好多个夜晚,关雎尔都会在被窝里痴痴地笑,想着她跟谭宗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说话的语气,他的动作,他手心的温度,他胸膛的温暖,所有的这些竟然都像是刻在她心里了一样,那么深刻。

关雎尔怀抱着这些回忆沉沉睡去。

第二天是她回家的日子,谭宗明如约来接她去机场,两人在候机室里又待了一会,直到要登机了才分开。

谭宗明站在线外跟她说:“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关雎尔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不是一个泪腺发达的人,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听着他念的这两句诗,内心的不舍在激烈地叫嚣,她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不想离开上海的感觉,全都是因为这个人。

她被涌动的人群推着走了,她赶忙拿出手机给谭宗明发消息:我心深深处,中有千千结。

天不老,情难绝。夜过也,

东窗未白。


昨天到家的时候太累,给谭宗明发个平安消息倒头便睡了。今早醒来,寻思着应该给他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

“醒了?休息得好吗?”

“嗯醒了,家里的床就是舒服。”关雎尔边说边拉开窗帘,外头的阳光晒进来,暖洋洋的。“上海的天气怎么样?”

谭宗明放下茶杯,抬眼看了看外面。“不错,太阳很好,你那边怎么样?如果下雨或是阴天,出门要记得带伞。”

关雎尔在这边握着手机笑,“我这也很好,太阳很暖。”

正说着,“关关,醒了就出来吃早饭啦。”

谭宗明在那头听见关妈妈的声音,笑出了眼下的轻微皱纹,“行了,去吃早餐吧,别让爸妈久等了。”

“嗯,你也是。”

谭宗明收起手机,望着屋里关雎尔买的那束百合,复拿起茶杯。


“关关,大清早的跟谁打电话呢。”关妈妈一边舀粥一边问。

“没…没谁,吃早餐吧妈。”

“来,吃吧。妈妈今天约了你方阿姨喝茶,我跟你说啊关关,方阿姨她儿子,那个叫舒展的你以前也见过,人家现在是国外留学回来的,挺好一个年轻人,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妈……”来自母亲的不遗余力的婚姻关心,关雎尔哭笑不得。

“妈什么妈,你都几岁了还不谈恋爱,我跟你说啊关关,你再不找,再过几年就是别人挑你了你知不知道。”

“可是妈,我有男朋友了。”

这话如平地一个响雷炸下来,震得关爸关妈两人一时无言。

“你有男朋友了?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啊,对你好不好啊?多大啦?在哪工作呢?家是哪里的?”

好几个问题轰炸下来,关雎尔一时间不知道从哪个开始回答。她拿出手机,搜索谭宗明,点开搜狗的第一条,给她爸妈看,然后安心又忐忑地喝粥,等待来自父母的第一波检验结果。

在这几分钟里,关雎尔安心又忐忑,安心的是谭宗明的情况爸妈应该不会不满意,忐忑的是她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父母能同意。

事实上,身在银行高层的关妈在看到谭宗明这个名字的时候便皱起了眉头,再看到晟煊,心中有无限的思虑和担心。她望向关爸,关父亲的眼睛里也满是惊奇和忧心。两人仔细看过,将手机还给关雎尔。

“关关啊,这位谭先生你是怎么认识的?”

情况不妙。

“他是安迪姐的上司,我去安迪姐公司等她下班的时候认识的。”

“是这样,那他对你好吗?”

“挺好的。”

关雎尔心惊胆战地回答完这几个问题,看到她爸妈交换眼色,隐隐觉得风雨如晦。怯生生地问,“爸,妈,你们觉得他不好?他是个很好的人,很会为人考虑,雅致又风趣,对我也很好,真的。”

“好,我们知道,可是关关,”关妈妈拉过关雎尔的手说,“爸妈希望你能平平静静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你明白吗。”

她明白,她太明白了。尚未毕业,她父母就给她铺好了一条安稳无虞的路,她懂得她父母的这份爱。谭宗明的庞大身家在他们眼里等同于巨额风险,他们无所谓富贵,无所谓权势,与其有钱有势却提心吊胆辛苦经营,不如有些余钱幸福度日。无论谭宗明的性格有多好,他都抛却不了他的背景以及他的背景带来的无限风险。

“我明白…可我真的喜欢他。”


三人无言而散,她清楚父母的忧虑,却又不忍心割舍这份感情。今天父母撬开一个角落,她顺着望下去,竟然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她不是安迪,她不知道那个阶层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他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她真的有勇气有能力去接受和面对谭宗明的家庭吗?

正想着,谭宗明的电话进来。关雎尔看着亮起的屏幕,犹豫,接起。

“今天过得怎么样?”

关雎尔收拾收拾心情说,“我妈今天想让我去相亲,我把你告诉她了。”

之后是长长的静寞。谭宗明没有等到她的下一句话。

“伯父伯母是哪里不满意吗?”

“大概是,不满意你是谭总吧……”关雎尔想了想,又说,“不是那个意思,是,就是……”

谭宗明见她有些焦虑,出言打断,“我知道什么意思。等你回上海,带你见见我父母好不好?先别想这些,好好过个年。有我。”

关雎尔闷闷地说,“嗯…”


谭宗明打开面前的雪茄盒,挑出一支合眼缘的,闻闻味道又捏在手里把玩。

谭宗明啊,你说你这个大鳄还不如一头小狮子。

正巧招呼着吃饭,谭宗明走过去,打算把关雎尔告诉他父母。

他不能退缩,他一旦退了,关雎尔势必退得比他更快。



—————


如约,艰难复健。

哭着改bug!!


霸道总裁灰姑娘的戏码为什么总是灰姑娘过不了总裁家,难不成灰姑娘的父母就这么安心地送羊入虎口?

数年来我都不明白玛丽苏文的套路。


来日方长



偶然打开lof,99+吓得我差点没敢点开
虽然欢乐颂2在映,但tag也有很多新文,无人相似我这篇旧文既不在热门又不在榜单前列,不知道怎么能被大家找出来,很荣幸。
这篇文的番外远远没有完结,但是人临近毕业,前程旧事太多,又十分迷茫,所以没法好好更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希望新的小伙伴能理解。(话说你们关注的时候都有看到我简介吧~


尽管如此,仍然不想辜负大家的关注和小红心小蓝手,最近会更一篇番外,
谨以此感谢各位的厚爱。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最近因为讨论课在看王小波…
传说中的有趣恋爱……赵医生真的不适合小关
窃喜自己站对了cp。

稍微炸一下魂


有小伙伴或评论或私信问我出不出本。
本呢,基本是不会出的了,人群基数少,做价成本高,实在不划算。大家如果想回看可以在lof上看,我不会删文的。

嫌上lof麻烦也可以自己整理个txt或者word私下传传,都是可以的。


欢乐颂二要出了。
会有更多谭关文的,比心。

暂辞

三次元忙,明年年中江湖再见。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