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顺带赵医生】无人相似我 [3]


[3]标题是什么,能吃吗?

回欢乐颂的路上,关雎尔一直在想谭宗明说的那句话。

好像想明白了,又好像想不明白。一路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22楼。

 

“嗨安迪~”

“小曲,这么巧,”看旁边还跟着一个,安迪顺口打了招呼,“你也在。”

还在思考的关雎尔突然听见赵医生的一句“嗯”,有点无措。打招呼吗?说“早”?可现在是晚上。说“晚上好”?怎么这么奇怪。

还好有曲筱绡一句“小关也在”。

“喝咖啡的时候刚好遇到,就一起了。”

关雎尔顺着安迪的话应了一声“嗯”。

“你今天去交流会了吗?”安迪在和曲筱绡聊别的事情的时候赵医生转头问关雎尔。

“去了。”

“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很奇怪,关雎尔今晚不太想跟赵医生聊这个话题。怎么可以这么平常地问?都去玩了,干嘛还关心交流会好不好。

可是——为什么不能这么平常?因为没去成觉得很可惜所以问一声,自己怎么就不能好好回一下。

关雎尔有点懊恼这样的自己。

“我有些累,先回去了。”安迪先开了回屋的头,关雎尔也跟着说了一句“那我也回去了”,四个人就各自散开。

 

躺在床上,关雎尔揪着兔子耳朵拽个没完。

谭宗明的话和赵医生的样子在她脑子里缠得胶着,她想起过年的时候写给赵医生却没送出去的明信片,脸一下子滚烫起来。

快睡!

 

周末过得很快,因为想事情没睡好的关雎尔又睡眼惺忪地上了安迪的车。

“小关,看你这两天心情好像不太好。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愿意听。”

“谢谢你,安迪姐。我没事,可能是刚收假又转正了,有点不适应。”关雎尔很想找人倾诉,也很想问问别人,如果是她们,会怎么做。可是这一瞬间的关雎尔并不想告诉安迪。也许是安迪离她们太近,也许是她跟曲筱绡的联系比跟平凡的2202多太多了,也许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好也要不要说,要怎么说。

“好吧。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到的,可以找我。”

“好,谢谢你安迪姐。”虽然安迪面上是无所谓的表情,关雎尔还是觉得有点愧疚,好像……拒绝了安迪姐的好意,于是找了个话题。“对了安迪姐,谢谢你周六的咖啡。”

“嗯?”安迪转方向盘拐了个弯,“不用谢我,是老谭请客。”

……关雎尔后悔了,瞎找什么新话题……

“那……安迪姐能帮我跟谭总说一声谢谢吗?”

“好,我会转达。到了。”

关雎尔下了车,跟安迪挥了挥手就进了公司。

 

安迪到办公室的时候,谭宗明已经拿着并购方案在等着她了。

“早。”

“早。正好有话要帮人转达,前两天你见到的那个我的邻居小关,让我跟你说谢谢你周六的咖啡。”

“嗯。你跟她说,不用谢。”

“奇怪,你们两个居然见过。”

“那天看见她一个人,眼睛红红的,又觉得有点眼熟,所以聊了几句。她之前是不是送过你来公司?”

安迪想了一下,是网上传她跟魏渭的时候她们不放心,小关送她一直到办公层才回去。“是她。这你都记得。”

“有点印象而已。这是红星的并购案,我已经跟他们谈了初步,接下来你要操心了。”

“拿工资的上班时间,允许压榨。”

谭宗明笑着离开了安迪的办公室。

 

这章好像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我忏悔。

我一直在想,基本没有什么遇见机会的老谭和关关,怎么见面?老谭又为什么会喜欢关关?老谭会怎样一点一点喜欢上关关,关关又会怎样一点一点放弃赵医生,甚至连赵医生会不会知道关关的喜欢都有想,可是我不想把赵医生写得太渣。给他们创造遇见真不容易。

像老谭这样的大鳄,对关关应该没什么印象。但关关一定会对老谭有印象。像关关这么内向的人,相对于找邻近的朋友,她会更愿意跟陌生人倾诉。因为陌生,一不小心又有点自然地透露了自己的一些小心思,却发现,这个人居然跟自己有那么一点拐了七弯八转的联系。

羞愧难当。但就老谭说的话和他的态度,关关大概会觉得,好像跟他说了一下,也没什么。

愿意倾诉,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评论(2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