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顺带赵医生】无人相似我 [6]

[6]爱情,人性的无数可能中的一小种可能


饭饱后谭宗明如约把关雎尔送回欢乐颂。

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的关雎尔仍然止不住笑意。她当然不会傻傻地认为谭宗明对她有意思,她只是喜悦于有一个愿意听她说又愿意开解的“路人”。天知道这有多么难得。哪怕她知道像谭宗明这种基本跟安迪姐同级的大人物不会每次都那么刚刚好地出现,她也仍然想把这段难得放在值得珍藏的角落。

一夜好眠。

 

第二天快到饭点,关雎尔拿着邱莹莹拜托她带给安迪的鸡汤走进611。

“安迪姐,今天好点吗?”

走进去才看见一直处于她视觉死角的谭宗明和赵医生。“谭总,赵医生。”他们分别笑着点头,应了招呼。

“好多了。”

关雎尔把饭盒放到病床旁边的柜子上。“这是莹莹让我带给你的鸡汤,是她自己熬的。本来应该是她自己送过来的,但是她那个网店有个单子突然出了点问题,她得去看看,就拜托我帮她送来了。莹莹说她晚上会过来。”

“看起来小邱的网店做得不错啊。”

“是啊,莹莹离开白主管之后就越来越好了……”所以初恋可能无果,但很能改变人吧。冷不丁想到这句,又听见赵医生的笑声,关雎尔一僵。安迪不知道在跟赵医生说什么好玩的,笑得正开心,没注意到。一直坐在旁边的谭宗明发觉了。

“安迪姐,我下午还要去公司,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好。”

关雎尔出病房的时候曲筱绡正好过来,曲筱绡看见关雎尔要走,说了句“小关要走啦。”

“嗯。”

没有别的更多的交流,曲筱绡径直走进病房。接着关雎尔就听到曲筱绡的“安迪~你今天觉得怎么样啊。谭总也在,唐长老你也在啊……”

关雎尔没听下去,默默出了医院。

 

关雎尔有点胸闷,之前好似想清楚的情绪突然消失,难受又再次涌上心来。

她拿出手机,打开音乐,原本想听听音乐疏散心情,没想到自动续播了德沃夏克。关雎尔直接摁掉音乐,把手机放进包里,回公司。

 

接下来的几天,关雎尔都尽量避免一个人去看安迪,总是约着邱莹莹或是凑着樊胜美。谭宗明忙,不太见得到,反而是经常见到赵医生在跟安迪聊天。

……医生的工作这么清闲吗?

关雎尔很无奈,在音像店偶然遇到赵医生之后有多想再见到,现在就有多想暂时不见。那些说命运翻云覆雨的真没有说谎。

最近有点魔障。关雎尔自认为她对赵医生的喜欢并没有消失,但短期内,她没有什么强烈的想要见他的欲望,甚至觉得,不要见到比较好。关雎尔好像需要时间来想一想,这段她已经判定是无疾而终的感情,是不是应该走向结束了。那场音乐会到现在也好几个月了,她放得下,放不下,好像也都应该放下了。

这几个月,曲筱绡和赵医生分过,也合过,她抱有过希望,也被他们的和好无形地重伤过,可就算这样,关雎尔心底还燃有一个微小的火苗,要浇灭吗?她能不浇灭吗?

她想在没有赵医生参与的生活里好好思考。

 

夜深了,关雎尔的思绪很乱。她看到桌子上的《素履之往》,脑子里浮现出木心在书里写的一句话:「凡是因爱情而丧失智慧和道德的人,总说:“请看,为了爱情,我不惜抛弃了智慧和道德。”」

关雎尔丧气地放任自己靠着椅背。

「“爱情,人性的无数可能中的一小种可能”」

是啊,爱情,不过是人性的无数可能中的,一小种可能而已。


————————————————————————————————————————


虽然剧情走到这了。

但还是要打个预告——

没有这么快。

这  可  是  她  的  初  恋  。


另外

最近要期末了T T 这里是要补各种论文和读后感的苦逼。

所以 有可能 会 不定时 断个更 

求谅解  TAT


评论(1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