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顺带赵医生】无人相似我 [7]

[7]微妙的期待


今天关雎尔到病房的时候,久违地见到了谭宗明。

“谭总好。”经过那天,关雎尔已经不再认为谭宗明高高在上到不可侵犯,跟他的问好也松泛了许多。

“安迪姐,看你气色好了很多。”

“是啊,医生说明天可以出院。”

“那我待会告诉樊姐和莹莹,下午下班来帮你收拾东西。”知道安迪明天可以出院,关雎尔也很开心。

“好。”

“今天人挺多啊……”关雎尔回头一看,是赵医生和曲筱绡。“早知道你们来,我就不来了。”

剩下三个人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

曲筱绡看得莫名其妙,“你们笑什么?为什么谭总和小关来了,你就不来了?”

三个人的笑意顿在脸上,好好的一个趣味因为这一问倒没意思了。

“今天他来,明天我来,间错开,就天天有人来,不会太热闹,也不会太冷清。”赵医生虽然也收了笑,但还是耐心解释。

“不会,你也想太多了吧。你不是天天都来安迪这吗?我每次来你都在。”

……曲筱绡压根没领会到意思。赵医生不大高兴。

关雎尔不想处在这么奇怪的气氛里,看了看其他几个人,都不说话,只好靠过去跟安迪说,“安迪姐……我下午还要上班,得先走了。我下班再来。”

“好。”

关雎尔拿起包,离开了病房。走出去后又回头看了一眼,还僵着。她揉了揉着包带,走了。

 

下午关雎尔在病房帮安迪收拾完东西,外面已然全黑。关雎尔看见窗外灯火通明,有点累。明天虽是周末,但接安迪出院也不能睡得太晚,她想先回去了。

“安迪姐,东西收得差不多,明天可以直接出院了。”

“谢谢你,小关。”

“安迪姐说什么谢谢。那我先回去了。”

“好,明天见。”

关雎尔拿了包正想走,突然想到中午,要不要问问安迪姐后来怎么样了?还是不要这么多事。就这么一思考,病房里多了一个赵医生。

“你要回去了?”

“嗯……”

“我正好下班,开车送你回去。”

关雎尔愣住,我不…不用了吧…

“走。”

……走。

——所以说你到底还期待什么?

 

关雎尔坐在车里不大自在,心里翻江倒海。她隐约猜到是什么事。

“我叫你小关?”

“…嗯。”

“时间还早,喝杯咖啡?”

“好。”

…又期待了。

到了咖啡厅,关雎尔吸取经验,点了卡布奇诺。

点完单,奇怪地安静了一会。赵医生叹了口气,“你说曲筱绡她是不是…!”

…果然是这件事。

“她可能只是没想起来……吧?”关雎尔说完自己也觉得说得太可笑。

“你也觉得你这句话没什么说服力吧。”

“嗯…”真的,没什么说服力,“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没想到过吗?”

“有,我们之前还因为这个分手过。”

原来是因为这个。

“那…”

“循规蹈矩上班的时候觉得她的恣意很难得,可是每次到这种时候她就……”

关雎尔听赵医生说了一晚上,聊聊曲筱绡,有时候岔开聊聊书或者音乐,又聊回他和曲筱绡。大部分都是赵医生在说,关雎尔只在聊其他的时候应一下。

赵医生送关雎尔回欢乐颂的时候说,“今晚谢谢你啊。”

“不用谢…”关雎尔临下车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今晚关雎尔不是不想跟赵医生聊天,而是他的话题让她不知道回答什么。

说曲筱绡的好?在这个方面,好像真没有。说曲筱绡不好?……还是算了。

关雎尔不知道赵医生是怎么想的,他找她说这些是因为什么,是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只缺一个应和?还是他也很纠结希望有个倾诉?关雎尔想不通。

同时让关雎尔困惑的还有——赵医生为什么是找她。为什么不是安迪姐?

关雎尔下意识地往好的地方想。是不是这样,是不是那样。她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很乱,却不会问出口,只要没有得到答案,关雎尔就能这样一直催眠自己。这个催眠,让关雎尔从黑夜走向了白昼。

 

————————————————————————————————

 

我不趋向于写一个完美无瑕的关雎尔,我希望她有血有肉鲜活灵动,我不认为她不会走偏,但我相信她仍旧保持清醒的头脑,在被点破后能回归原本的道路。

我想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更好。

 

这一章昨晚就写好了。

而我今天发觉,人的难懂,甚过一切。

我以为角色是因为需要冲突才这么矛盾,没想到现实里,比这更纠结的人,多了去了。每次遇到类似这样的情况,心情都down到极点。

 

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

原本只是圈地自萌地自嗨,没有想到会有人喜欢这篇文。粉丝数一个星期就破百,始料未及。

谢谢大家的喜欢。

我不会弃坑,但因为临近期末作业实在有点多,所以暂时停更。一旦有点空闲会不定时更一些。恢复正常的更新,大概要在七月了。

感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1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