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顺带赵医生】无人相似我 [9]

[9]天文馆的发糖


咖啡馆里的赵医生带了点酒气。

“我跟曲筱绡分手了。”

猜到却不确定的关雎尔被这个消息震到,不知所措。

赵医生看着她这样,自嘲地笑笑。“你早就想到了吧,我们会分手。”

关雎尔心里蓦地一凉,“我…我没有。”

“从上一次分手你就该知道的……”

这一句话让关雎尔发现,赵医生不是在跟她交流,而是在跟他自己讲话。像是忏悔,又像是倾诉,不过是把关雎尔当成是一个对象。

关雎尔有点生气。

……

“你说,曲筱绡她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有让我找些书给她看。”答非所问,关雎尔相信,这才是赵医生想知道的。

“是吗?可是读书不是一日之功,有什么用。”

……关雎尔不知道回他什么,“可曲筱绡就是这样一个人,爱玩爱闹,对读书不感兴趣。”

“为什么不能中和一下。”

关雎尔彻底哑言。

……

 

出了咖啡馆的关雎尔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说不清是生气,还是烦躁,亦或是知道赵医生摇摆不定的态度有些落差。

关雎尔随意逛到了天文馆,看到浩大的星空图,堆积在心中的负面情绪消失,舒畅了许多。

真美。

关雎尔把自己扔在星空图里,想再也不出来。让这些天的纠结、失落、反转、开心都散开,这一刻的关雎尔只想放空,再放空。

“小关?”静谧少人的天文馆甚至出现了回声,一下把关雎尔拉回现实,她转身。

“谭总好。”想到谭宗明的书在自己这里逗留了不少时候,关雎尔赧颜,“谭总的书我周一还。”

“不急。”谭宗明仰头看着星空图,映着万千星河的双眼里有别致的光芒,关雎尔一下看迷了。谭宗明专心的样子太有感染力,关雎尔笑着也转回头看星空。

脖子累了,谭宗明和关雎尔走到休息区坐下。神奇的是,关雎尔并不觉得气氛僵硬,反而漾满了相逢的平静。关雎尔想听听谭宗明的见解。

“谭总,红玫瑰和白玫瑰有可能中和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谭宗明没有很惊讶,反而是认真思考了一下才说,“既然用了红玫瑰和白玫瑰这两个词,那就不可能中和,也不能兼得。”

“这样…不能兼得所以摇摆不定,也是人之常情。”

“不是,不能兼得却想要兼得,这是贪。妄图兼得还摇摆不定,这是拎不清,跟人之常情没有关系。”

不知道是前几次谭宗明的见解太有道理让关雎尔产生了崇拜心理,还是这一次真的有这么醍醐灌顶,听了谭宗明的话,关雎尔茅塞顿开,由衷地笑了。

“谢谢谭总。”

关雎尔的笑很温和又很明亮,谭宗明看着心里也暖暖的。“不用谢,饭点了,一起吃饭吗?”

“好。”说完有些后悔,好像成了个专业蹭食。关雎尔自顾自笑了一下就跟上谭宗明的脚步。

 

饭馆。

“谭总今天怎么会在天文馆?”

“我不能去?”谭宗明的调侃来得猝不及防。(说好的一本正经的大鳄呢!

忙说,“不是,只是有点惊讶。”

“累或者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去看看星空,看到浩大的星空,那些心情算得了什么。”

不约而同。

“我也觉得。”两人相视一笑。

谭总好平常人啊,关雎尔想。

 

吃完谭宗明把关雎尔送回欢乐颂。

“谢谢谭总。明天我把书还回去。”

“好。”


————————————————————————————————


这时候明楼心想:阿诚,你学坏了。



评论(5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