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1]

改文改文改文改文,不是心血来潮,大写的 不是心血来潮 。

至于为什么……我最近翻了翻近几章,觉得走偏了,离我之前想写的方向有点偏差,估计是那几天太急,所以现在想拗回来。

之前的还没删,做个对比……

从赵医生请关关吃饭赔罪开始走。

麻烦大家自动滤掉之前两章的剧情。万谢。


————————————————————————————————


[11]行为是致命的

 

毕竟是谭宗明。

爱阅读有两种人,一种埋于书中自我提升而不自知,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另一种是追求所谓的超脱,分不清书中和现实,一昧追求所谓的更高的趣味,是金玉其外。

她莫名想到这句话,却觉得异常有道理。她不知道她在喜欢什么,是因为德沃夏克引起的共鸣,还是共鸣后赵启平赏心悦目的脸,还是他周身她自以为是同类人的气息?

再想想,关雎尔没有答案。

这似乎是一道无解的题,怎么解到最后都是一片混乱。索性放弃。

但如果她开了全知视角,就会知道,在想这个问题的她对赵启平的态度,不是以前了。

 

第二天一睁眼,这个问题又冲回她脑子里。

有点懊恼。工作也变得不太顺手。

下了班,她拿着书到晟煊,却意外地没见到安迪,反而是谭宗明径直走过来。

“有个案子出了点事,安迪临时去解决了。我送你回去。”

安迪姐有事啊。“不麻烦谭总了,我自己搭地铁回去就行。”

谭宗明一抬眼,“这可不行,我答应了安迪,必须把你安全送回去。”

“还是太麻烦谭总了,回去我自己跟安迪姐说。”关雎尔从包里拿出书,双手递给谭宗明。“谭总,你的书,借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啊。”每次都蹭车蹭饭又不是太熟,再加上今天心情不算太佳,更怕扫了谭宗明吃饭的兴致。

谭宗明拿过书,却没松口,“不麻烦,走吧,先去吃饭。”把书往里一收。

跟大亨较量讨价还价,关雎尔永远是输家。她愣了好一会,谭宗明走出好几步发现她没跟上叫了她几声,她才醒回来。

 

谭宗明把关雎尔带到自己办公室,“你稍坐一下,我收拾东西。”

关雎尔把书放回柜子,随意地看了看架上的书,却不仔细,很出神。不想显得自己太随意,便装模作样拿本书出来,翻两下又放回去。

谭宗明余光看见她无神地一拿二放,蹙眉, “喜欢可以借你。”

“啊?……喔谢谢谭总。”

 

谭宗明舀着汤,端给她。“心情不好?”

“嗯?没有……”

“那就行。鸽子汤,炖得很香,试试。”

“好。”鸽子汤很香,这香气扑鼻,关雎尔有点不是滋味。谭宗明的好意和舒服她知道,也感受得到。他会问,但不会问到底,永远留一点余地。可就是这点余地,让关雎尔无地自容。她凉着汤,思索了几分钟,还是……又绕了十八条山路问他。

“谭总,你平常是怎么看人的?看他外表,还是听他谈吐?”

“外表要看,谈吐也听,但更重要是,听其言而观其行。”

“可……谈吐不凡就代表这个人一定好吗?”

谭宗明见关雎尔直接忽略他后半句话,也没有生气,只放下筷子,说:“所以不仅听其言,还要观其行。谈吐可以伪装风雅,但行为是致命的。”

怕她尚不明白,谭宗明没有急着拿起筷子继续吃,而是看着她。

关雎尔脑子里仍是一团乱麻,她有些乱,可好像又不太乱。

“我知道了。谢谢谭总。”

“行,那就吃吧。这道烧鸭脆而不腻,是这里的招牌菜。”

 

回到欢乐颂,正好碰到安迪姐搭电梯。安迪看到她手里的书,眼熟。
“老谭的书?”
关雎尔突然意识到,她又借了谭宗明的书。此时她翻过书面才发现,她到现在才知道她借了什么书,赧然。“嗯…谭总人好…”
“我知道,谭总对爱书的人都很好。”
“是啊。”

是这样的。


评论(1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