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2]


更完这个。就去复习。
然后咱们二号见。

[12]

自转正后,关雎尔手上的项目越来越多,每天过得比实习的时候还忙,转正的好处惟有——只在上班的时段忙,仅此而已。夹杂在众多工作里的小空闲,关雎尔不免会想到别的事情。
听其言而观其行。
正复印文件,为打发时间看了眼周围的同事。她转正,米雪儿也转正了,原因不详。她仍旧对她很好,平常吃什么也都会多带一份或者问她一问,无可挑剔,八面玲珑。但经过实习期里那件事,关雎尔怎么也没法释然。
观其行……是这个意思吗?

五点半,关雎尔准时在楼下等安迪,等来的却是安迪和赵医生。
“赵医生说要请吃饭,一起吗?”
“不了,我今天有点累,你们去吧,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好。”
“那好,你自己小心。”
“嗯,晚饭愉快。”
后座的赵医生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或许是因为安迪姐都说尽了,或许是因为……原本就没打算请她。反正不熟。
之前那些找她不找安迪姐的疑问在如今看来就是个一厢情愿的笑话。养在她心里的幼苗,也不过是她自娱自乐地在浇水。找谁,不就是一念之差,一时心血来潮,对他来说,是个听众就行,是谁不重要。等到心情平复了,自然是熟悉点的人更能交流。

不想回欢乐颂,闲逛着走到了之前去过的那个咖啡馆,是饭点,但没什么人。她也没什么胃口,点了杯蜂蜜柚子茶,就在店里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关雎尔是一个很容易走进死胡同的人。很多事情,只要放任她一个人,她就会想出千百种发展。发展得不好,她难过。发展得好,她也会悲观地又往不好的地方想,难过。也许是从小养成的。她自小按部就班,走得顺利稳当,虽然不能活得太精细苛刻,但也衣食无缺,没有什么需要她纠结的。因此,一到她真正要纠结的事情,她就会胡思乱想。就像现在这样。
拿出从谭总那借的书,……《陶庵梦忆》,怎么可能看得下。打开第一页便停滞不前,关雎尔木然地看着窗外。
天黑了,路灯亮起来,车还挺多。
呆呆地看了很久。经久没有结果的思考让她感觉很疲累。
从确定无疾而终,毫无期待,到有点雀跃的小期待,再到如今糊成乱麻。
既然这么复杂,干脆舍掉。可已经不善始,她不想不善终。
可善终,真难。
关雎尔头靠着窗,镜框顶着玻璃,看外面车水马龙,霓虹通明,突然想像个鸵鸟先缩两天,然而无论缩几天,终究还是要面对。
所幸这不过是她自己一个人的烦恼。
…对啊。
不过是我一个人。

茶凉了,关雎尔搭地铁回去。
2202没有人,一片漆黑,刚打开灯,亮得刺眼。
她放下钥匙去洗澡。然后倒头就睡。

——————————————————————————

写到这我自己都可怜关关,不是放得开的女孩子,不常跟人交流这些,所以一个人走到死胡同也不知道回头。
她会一个人低落。
对着求而不得的东西,谁不会低落一阵子。可越放不开,低落得越久。
她虽一点即明,可弱在放不开。她没法释然地跟人说,也没法成功自行开解。
想有这么一个人,带她走出来。

评论(1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