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4]

(请叫我榨干脑子的小天使


[14]意犹未尽:我可不可以发个小小小小的糖


选取了最司空见惯处理暗恋伤方法的关雎尔,在十一长假到来的前一天终于把手上的大case都完成了。敲下最后一个句号,她一仰头倒在办公椅上,下定决心——

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能玩这种修罗期。哪里是治疗情伤,分明是伤上添枷。

终于结束了。关雎尔把成果交给总管后,乖巧地说了声“十一快乐”,拿起包欣然回去。在地铁上握着手机,突然想起来,樊姐和王同学约好了要去旅游,莹莹回家,安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玩。忙得昏天黑地,一不留神,大家就不见了。拨了电话给爸妈,得知他们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

……漫漫七天,就我一个。

要不也去哪里走走?好累啊。干脆在家里躺七天好了,补补元气。懒在沙发上好一会儿,她爬起来翻翻冰箱和储物柜,干干净净无残留。去趟超市吧。

刚下楼就看见谭总迎面而来。

“谭总好。安迪姐不是出去玩了吗?”

“是,她开的那辆车要年检了。正好她不在,我开去年检。”

You are so nice.“是这样。”

“你呢?不去哪里走走?”

“樊姐和莹莹都不在,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在家里待着好。”

“是吗?好像每次见到你都是一个人。”

是吗?好像是。非常奇妙,每次见到谭宗明都是她最想撇开众人独处的时候,却唯独有他。她感觉到耳廓有些热度。“嗯……好像是。”

发觉关雎尔有些羞赧,谭宗明换了个话题。“你这是要去哪?”

“超市。去囤点粮草。”

“你这是要围城呢,还是要攻帅啊。”

看得出来谭宗明今天心情不错,玩笑也开得稀松寻常,平日里那个高高在上的谭总,好像一眨眼间消失了。

“打算围城。”

“那你还出城吗?”

“大概不了,专心建造乌托邦。”

谭宗明觉得这一时刻的关雎尔很可爱,不再是前几次见面苦大仇深的脸,除了脑门上没有“我很苦恼”四个字,全身上下无一不体现她的纠结。他极难有机会跟人轻松地对话,从前的交流不是商业的你来我往,就是应酬的觥筹交错,不省心也不省力,倒是这样的聊天够舒服,随意又自在。

谭宗明由衷一笑,“那你慢建。”            

“好。”

 

说完两人就分头走了。关雎尔去超市大采购结束回来,意料之外又遇到了谭宗明。取个车要这么久吗?

“我刚接了个生意上的电话。”

“喔……”我问了吗?

谭宗明看见关雎尔提着的透明袋子,薯片、虾条、汽水、泡面一应俱全。“敢问城主,你家乌托邦是这样建的?”

关雎尔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人各有志嘛。”

“志向远大的城主,可愿赏脸共进晚餐?”

谭宗明此人,虽然不是白手起家,但对阶级的说法向来是嗤之以鼻,他承认人的不同,同样也期待有趣人的出现。谭宗明遇见有趣的人的机会不多,其实是少之又少。商场上大多是附庸风雅阿谀奉承之人,认识安迪已经是难以置信,不料想她周围还有这样有趣的人。

关雎尔自那一事后开朗不少,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放在关雎尔身上也是有道理的。“恭敬不如从命。”

不知道第几次坐上安迪姐的这辆车,关雎尔的心从没有跳得这样快过。安迪姐开车很稳,谭宗明比她更稳,想到自己那七八九流的车技,……算了。

一般来说,人的侧脸都会比较冷峻,可谭宗明的侧脸好像自带柔光,一点寒意也没有,看得有点沉迷,谭宗明察觉到异样一转头,关雎尔才两颊绯红地转过头去。她自然没有看到谭宗明嘴角无奈的笑意。

认识谭宗明真是一件好事,多金且不论,重要的是人好又雅趣。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他都能不厌其烦地解开她的疑团。想想前段日子,她跟自我沉溺的赵启平有什么不同,她厌烦了,可谭宗明从未厌烦。

她很庆幸。

 

都说饭桌见本性,同餐过几次,彼此的脾性也有些熟知。晚饭是十分尽兴,两人间的话题也不曾断开,平日总要纠结说什么才不致冷场的关雎尔到今晚才感受到交谈甚欢的乐趣,意犹未尽。

意犹未尽。


评论(2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