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5]

(请叫我重发文小天使。突发奇想添了点小内容。


[15]有意思:不知道我的字章后面是不是你的字章


洗完澡,关雎尔脸上的热度还未褪下。她用冷毛巾敷了脸,定睛看着镜中的自己,笑了。

打开微信,第一条,“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来自谭宗明。点开他的相册,很少人点赞也很少人回复,有几条朋友圈看到了安迪姐的回复,大多是作一些探讨,也有日常的互动。

这么少人。听樊姐说,金钱上层的大鳄们通常会有两个号码,一个生意上用,一个私人用。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私人号吧。

她关上灯,把手机攥在怀里,笑得美滋滋的。

出于什么笑呢?不知道,就是十分开心。

 

第二天,关雎尔履行诺言般趴在屋里看剧。

邱莹莹突然发来视频请求,估计又是看到什么好吃的了。关雎尔点开视频。

“关关关关,你在干嘛呢?”

“看剧呢。”

“我跟你说,我这次回来,我爸妈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你看这个汤多香啊。”说着邱莹莹把镜头转向桌上的美味们。看得关雎尔肚子直叫。

“莹莹,你也可怜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吧。我隔着屏幕都闻到香味了。”

邱莹莹一敲脑袋“我都忘了你一个人在家。关关我错了,我回去给你带好吃的!”

“记得带多点。”

“嗯。不跟你说了,我要开~饭~啦~”

“好,拜拜。”

“拜拜”

邱莹莹真的是一个坏人,刚才还不饿,现在她饿了。看到那个汤,关雎尔想起之前谭宗明带她去吃的那家鸽子汤,好馋。估计也不便宜……刚发了工资,还是犒劳一下自己。就点一个汤!就只点一个汤!打包!带走!

凭着记忆来到这家店,进,还是不进,吃,还是不吃。这才月头,吃,不吃……

吃!

下定决心正准备走进去——

“小关?”

她一回头,“谭总?”火星撞地球,地球炸火星。

“你不是要围城吗?”

“回家的友军以丰美粮草相诱,实难抵挡。”

“你一个人?”

“嗯。”

“看你站在门口,还以为你在等人。”

“没有,她们要么去玩要么回家了。”

正是餐点,店里员工把今天主打菜的海报贴出来。鸽子汤……关雎尔眼睛都亮了。

谭宗明看到,知道她不会常来这些地方,一定是自己带着带出了馋劲。“走吧,我请你。”

“不用了,谭总这么忙,不用麻烦。”

“谭总也是要放假的。同是天涯沦落人,走吧?”

像谭总这样的大人物,吃饭总都是有人相陪的,但这种场面她一直不会应付。她的顾忌,谭宗明居然知道。

“好。”

一开始应了鸽子汤后,关雎尔就把点菜全权交给谭宗明。她不会点菜,平时跟家里吃饭也是长辈点菜,也不挑食。

“一个人在家做什么?”

“看《半泽直树》”呃……他看日剧吗?

“看金融还是看侦探?”

“看紧张……”他居然看,“谭总也看这些剧吗?”

“看啊,不然你觉得我该看什么。”

跳出在关雎尔脑子里的第一个词是——纪录片。没见谭宗明之前,她觉得安迪姐认识的人应该都跟她一样,生杀予夺之间决定至少六位数的去处,空闲的时候有自己的别人难以企及的空间,至少她看安迪是这样。但见到谭宗明以后,她又觉得他应该没有安迪姐那么独来独往,谭宗明身上的人气要重些,正气也很重,知识气也好重,好像说什么他都知道,这让关雎尔有些猜不出他平时都会做些什么。

反正肯定跟她平时干的那些不一样就对了。

“行了,吃吧。”谭宗明看这个姑娘居然真的正儿八经在思考自己平时会看什么,哭笑不得。

有意思。

 

饭后,谭宗明例行把关雎尔送回欢乐颂。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关雎尔让谭宗明稍等一下,自己上二十二楼拿了之前借的《陶庵梦忆》和另一本书。

“谭总,谢谢你前段时间一直不厌烦地开导我,还请我吃饭。这本《西湖梦寻》是我跟爸妈出去旅游的时候在旧书店淘的,虽然有点旧,但很有意思。得到过这本书的都在第一页空白的地方盖上了自己的私章,我也盖了自己的字章,如果谭总不介意的话,就当是我的谢礼了。”

谭宗明看着眼前这人脸上踌躇不安的神情,接过两本书,翻了第一页,真有蛮多字章,顺序很杂乱,但确实是一个不知名的羁联。“谢谢,很有意思,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我还怕谭总不喜欢。”关雎尔拿这本书的初心是认为谭宗明会喜欢,但也怕他只买新书,他还挺像那种买书都买两套,一套翻阅一套收藏的阔气人。幸好他喜欢。“那…时间也不早了,谭总早点回去吧。”

“好。”

谭宗明驱车回到山庄,拿着两本书悠闲地往里走。

有意思。


评论(2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