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姚关/短篇/已完结】我喜欢你

没有楔子,没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全篇走时间线做日期隔断。

全文一共四千五,一点也不长对不对~

长篇会继续写,无奈抵挡不住短篇脑洞对我的诱惑。

——————————————————————————————————


来电提示:筱绡。
姚滨抬起手机睨了一眼,挂断。挂断之后直接关机,他不想接任何电话。
曲筱绡喜欢上了赵启平,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可笑的是,他们的起始分合甚至是恩爱,他姚滨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如果不是有人一时嘴漏,他都不知道他会在未来的哪一天知道这个消息,赵曲大婚的时候吗?
可笑。

姚滨和曲筱绡是一起长大的,曲筱绡从小到大的样子他都见过,曲筱绡家里的情况他一清二楚,曲筱绡想做什么他必然铺好路。他相信曲筱绡不可能没有感觉,可她还是选择不告诉他。
曲筱绡,你把我当什么?


姚滨突然就不想喝手边的这杯酒了,放得久泡沫都没了。
他连混酒吧都是因为曲筱绡。
真没用。


姚滨拿起钥匙一路狂飙回家,上网定了个机票,收好行李直接去机场,登机,落地。他谁也没告诉,特别是曲筱绡。
在苏州住了几天,很舒服。因为节奏够慢,可以安下来慢慢地转。虽然节奏慢,却不觉得空虚,明明什么都没想,却很充实。
这天姚滨从公交车上下来,突然看见关雎尔和另外两个长辈从店里出来,大概是她父母。
姚滨对关雎尔的印象不是很多,曲筱绡刚搬家开party的时候,陪曲筱绡去私人山庄搅局的时候,连接触也没有,留在印象里的就是——软糯。
如果说曲筱绡是牌局上毫无顾忌挥洒手牌的人,关雎尔就是从一开始就算好所有的牌,一步一步做好万全准备才谨慎出牌的人。
他见过很多恣意挥洒的人,因为有资本,所以肆无忌惮。他身边都是这样的人。遇到关雎尔,很新奇。
姚滨正想着要不躲一躲,一抬头发现关雎尔看见他了。

“关关,你认识?”
“嗯。爸妈你们先回去吧。”
“那你早点回来啊。”
关爸关妈稍微看了一眼姚滨,就走了。
“…你好。”
姚滨踌躇着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小关?他们不熟。关小姐?他不惯。所以他破天荒地模糊了一次。“你好。没想到你家在这。”
“嗯,公司放了几天假,今天刚到。”
“相逢即是缘,一起喝一杯?”
相逢即是缘,姚滨没少讲这句话,吃饭、唱歌、酒吧,攒局套关系的万能钥匙。可这句话今天从姚滨嘴里讲出来,感觉很不一样。它的所有物质外在全部消失,讲出来格外走心。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姚爷好不容易说句走心的话,还被误解了,真挫败。想想也是,在关雎尔眼里,他和曲筱绡就是混酒吧的那类人嘛。“那喝杯咖啡?”

“好。”

“初来乍到,麻烦本地人带个路。待会喝咖啡的钱算是过路费,我不少你的。”姚滨平时说惯了这些话,等说完了发觉有些痞了,关雎尔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喜欢。怎么办?他却突然看见关雎尔嘴角的一点笑意。

原来不讨厌。

 

长这么大,姚滨还真没进过几次咖啡馆,青春全洒在曲筱绡和她喜欢的酒吧里了。怎么又是曲筱绡,堂堂姚爷,没了这人还没自个的少年青春了吗?

好像有点少。啧。

关雎尔倒是熟门熟路,他随意点了杯咖啡就坐下。

气氛奇妙地沉默下来。他知道关雎尔不擅长交流,或者说是不善于挑起话题,这样的人他也见得不少,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他很大度也很自然地承担了这个角色。

“苏州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来了几天,光在酒店里看老人家早上起来遛鸟了。”

“苏州能玩的地方挺多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都是一些人文景点。”

“人文景点也可以,我不挑。”

“那就是寒山寺、狮子林、虎丘还有一些园林是必去的。”

“喔这些地方。”

……

聊着聊着气氛就好起来。姚滨发现关雎尔还算健谈,说起这些地方头头是道的。

“我就打算来玩玩,没想到这儿这么多地方可以看。”

“嗯,是啊。苏州也算是个旅游城市。”

姚滨拿出手机随意查了一查,一个字,乱。“不知道这些地方隔得远不远,别一天有半天全浪费在交通上了。”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也可以带你去……”

“那谢谢你了。”

 

第二天,关雎尔如约带姚滨去看景点。

路上姚滨打开朋友圈,第一条就是曲筱绡晒她和赵启平去玩的照片。关雎尔看他停下,走回来看看。姚滨转过手机,让关雎尔看。

“好恩爱啊。”

关雎尔说这句话时的落寞,阅人千万的姚滨绝对不会看错。身为一个旁观人,他看得出关雎尔喜欢赵启平,也看得出关雎尔是把这份喜欢深深埋在心底绝不会明面上跟曲筱绡抢的人。

跟他差不多啊。

“帮我个忙行吗?拍个合照,我发个朋友圈。”

关雎尔不笨,她知道姚滨想达到什么效果。她不该答应,可她答应了。

于是姚滨发了朋友圈后像个吃到糖的小孩一样满足,把手机放包里就跟着关雎尔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气气他们。”

“你喜欢曲筱绡?”

“喜欢过。他们两很配,是天生一对的那种配。所以不管分分合合多少次,他们最后会在一起。”

“这样吗?”

“嗯,她喜欢他,他要找的是她这种人,是他们自己眼里的天生一对。再说,你不是喜欢赵启平吗?”

“……喜欢过。”

姚滨就知道关雎尔会这样说,她太内敛,内敛到所有事情她都能找到方法消化。这样很好,也很不好。

 

直到晚上回到酒店姚滨才打开微信,果然有回复。他没管。曲筱绡怎么想,跟他有什么关系。他跟曲筱绡又有什么关系。

恶劣因子在姚滨身体里乱窜,他突然想起今天一起玩的关雎尔。他以为她不会答应,没想到他成功地发了这张合照。照片里关雎尔的笑容并不勉强。

虽然不是同路人,但是,也还是有像的地方。

姚滨翻了翻微信的好友列表,没加她。通过号码加上了。

“今天谢谢你。”

“不用谢。

“明天一起吃个饭吧,算我谢谢你。”

 

翌日,关雎尔又出门赴约。

关雎尔向来恋家,从没有过回到家的前两天老往外跑的情况,可她这次不想爽约或是拒绝,就当是沦落人的相互安慰,她觉得跟姚滨待在一起,有点安心。

是午饭,姚滨风尘仆仆地来到关雎尔订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假期结束?”

“后天。”

“这么快。”

“本来也就四天假。”

“你们公司真抠门,才放四天。”

“有四天已经不错了。旁边刚好就是寒山寺,你要不要吃完饭去看看?”

“好啊。”

姚滨很少相信巧合,特别是交际场上,哪里来这么多巧合,都是人为的,他见怪不怪,也无所谓。今天订的地方他也不相信是“刚好”,关雎尔这一份或许是无意识的用心他收到了。

饭后他们就去往寒山寺,大概是淡季,没有网上说的人山人海。姚滨不信佛,不,姚滨什么都不信,他只信他自己,有时候也信信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有什么好求的。撑了这么多年,他也不知道他对曲筱绡到底是执念还是习惯。听到赵曲消息的第一反应只是生气,似乎也没想过去质问,只是暗暗生气。

一路往里走,走到大殿,关雎尔进殿里拜了一拜。

“你信佛?”

“不信。可是来到这些地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关雎尔的跪拜跟殿里其他人比着实算不上标准,有一些虔诚。正是阳光好的时候,日色洒进来,姚滨仿佛看见殿上的佛祖在笑。他鬼使神差地也去拜了。

换作平时,他那些朋友们肯定不愿意进这些地方,进来了肯定也是逛逛就走。跟他们出去玩,看不到什么风景,全是叽叽喳喳的八卦和调侃。自己也有拜佛的一天,真是神奇。姚滨看见关雎尔从包里拿出一个硬币,投进功德箱里,又合掌,也跟着投了。

大概是因为她。

佛祖好像真的在笑。

“你跟佛祖许了什么愿?”

“父母健康,晚年愉快。”

还真是古板正经得一点惊喜都没有,姚滨想到自己的父母……这次回上海之后得去看看他们。

“你许了什么愿?”

“跟你差不多。”其实跪拜的时候姚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要跟佛祖说什么,可他觉得佛祖知道他想说什么。只要佛祖知道,他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

两人走到钟楼,是个六角形重檐亭阁,铜钟很大。

“悠然旅思频回首,无复松窗半夜钟。要去试试吗?”

“走。”来都来了,姚爷可不乐意白走。

撞钟颇费力气,姚滨用了挺大力气才撞上。钟声很幽远很庄严。

“你来吗?”

“我不了,我力气小撞不上。”

“过来,我帮你。”

关雎尔半推半就过去了。

“一,二,三。”他们一起使力,这次钟声更响,响得更远。关雎尔笑得很开心,姚滨看着也很开心。

“我一个人在上海的时候,每次加班坐地铁回欢乐颂的时候,老想起这里的钟声。我自己从来没有撞上去过,都是我爸帮我一起撞的。现在他的白发越来越多了,我们家就不怎么来这里了。”

时间飞逝,彩云易散琉璃易碎,从来不是可以高兴的事情。想了会不高兴,所以姚滨从来不想,他下意识觉得爸妈永远是他小时候的样子,他觉得就该是这样。气压好像有点低。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以后在黄浦江游船的时候一定想起这里的钟声,还得是第二次这个,又响又远。”

关雎尔笑了笑,没说话,转身往下一个地方去。

“我说真的!”

关雎尔停下来,“我知道。”

也是个调皮的人。

 

姚滨晚上躺在床上想起她,真的是苏州的山水才养得出来的人,温柔恬静又不失调皮,很有感染力,姚滨被带得心甘情愿。

粗略算了算,四天假,这是第二天,还有两天。原本还想约她出去再转转,想到她肯定要跟家里人聚聚,也就算了。就发了条微信。

“麻烦你这两天带我玩,也没跟家里聚聚。明天就不麻烦你了。”

“好,那玩得愉快。”

说是这样说,到了第三天,姚滨还是好几条微信轰炸关雎尔。不是找不到路就是找不到公交站,其实姚滨不可能找不到路,就算找不到公交站他大可坐出租,只是他不想。路上他老想起关雎尔,想起阳光下她瘦瘦高高的影子,想起她一本正经的眼镜,想起她糯糯的声音。他还蛮想听关雎尔叫一声他的名字,一定很好听。他甚至能想象到“姚滨”两个字怎样从她的唇齿里说出来。

姚滨没想过他会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天,他的过往年岁全都送给那个名叫曲筱绡的人,一直在绕着她打转。换做以前,他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会喜欢上这样性格的人。

可就是喜欢上了,没有理由也没有预兆。不是因为曲筱绡不喜欢他而报复性喜欢相反性格的人,他觉得在关雎尔周围带着特别舒服。他以前老觉得世界就是像酒吧一样吵得翻天覆地,见到关雎尔之后才知道,世界也可以像这些天一样安静如水。嘈杂了十多年的姚滨想安静下来了,他厌了那些生活。想他姚滨,要人脉有人脉,要朋友有朋友,要资金有资金,要背景有背景,做什么不可以,不可能离了酒吧就世界崩塌。

他姚滨从不拖泥带水,姚爷也不是白叫的。

这半天他硬磨软磨,文字加上语音轰炸,关雎尔被他搅得哭笑不得。跟爸妈吃饭的时候也不得安宁。

“关关,你笑什么呢?好好吃饭。我特地炖了你最爱吃的莲藕汤,你在上海千万得认真吃饭,不能随便吃点泡面或者麻辣烫就过去了啊。”

“哎呀,上班忙,偶尔吃一次两次也没什么。”

“说什么呢,一次两次也不许吃,那些东西不健康,要吃正经的饭,才有营养。知道吗关关,别听你爸的。”

“知道知道。”关雎尔回语音的时候,意外插进了这些画外音。微信另一头的姚滨听到了,

真温馨。接下来半天也不缠着她了。姚滨接着逛了逛苏州城,回去的时候偶然遇到了早上出去遛鸟的大爷。大爷居然也认得他。

“小伙子起早不容易啊。”

“比不上您。”

“会说话,好小伙儿。”

姚滨心情愉悦地走回酒店,拨了个电话给关雎尔。

“你明天什么时候回去?”

“下午一点的飞机。”

姚滨一边接电话一边打开网页订票。

“我也是那个时候的飞机,一起吗?”

“好啊。”

顺理成章。姚滨挂了电话就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快零点的时候他打开窗帘最后看看苏州城的夜景,跟上海的夜景很不一样,有些地方一看就是塔尖或是屋檐的灯光,而上海只有高楼大厦无尽的霓虹。

小苏州,我要走啦。不要太想我,我不久之后就会回来的。

到那时候,一定不会再住酒店。

 

回程。

姚滨跟原本坐关雎尔旁边的人换了座,把里面靠窗的位子让给关雎尔。

等了一会,飞机起飞。又等了一会,飞机正常飞行,见关雎尔没有什么不适,才貌似轻松地跟她聊天。

“在苏州待了这么几天,遛鸟的大爷都认识我了。”

“你起这么早。”

“那是,姚爷我可是根正苗红的热血青年。”

“是嘛。”

姚滨没有继续说,停顿了好一会,才郑重其事地说:

“关雎尔,我喜欢你。”

“我知道。”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