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9]


[19]

“喂,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刚在开会,什么事?不去吃饭。”
“为什么不去?你不想跟我吃饭,也得考虑一下谭总吧。”
“老谭怎么了?”安迪放下手里的笔,转椅转了个方向。
“不要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你是说老谭和小关?impossible.”
“why?”
安迪哑言,说不出原因,为什么?小关性格很好,温温顺顺的,她一时间想不出她不被老谭喜欢的理由。对包奕凡这个猜测,安迪在第一秒是惊讶,第二秒是不可能,第三秒反应过来,这两人的搭配没有什么不适感。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吃饭?”
“好。地址待会发给我。”老谭是她多年的好友,如果是真的,她很高兴,如果不是真的,那不动声色地看一看也没有什么坏处。
“你别去接小关,让谭总去。”
“我知道。”

于是,上班时候昏天黑地的关雎尔就时常受到微信的轰炸,之前就想好了要帮忙,她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了。不知不觉,他们都快形成四人小分队了,仔细算下来,次数不少。又一次条件反射直接答应,关雎尔坐在谭宗明的车上,摸摸自己的小肚子,都是脂肪啊,包总的进度真慢。
车转了个弯,关雎尔顺势歪倒在椅子上。她没问去哪,不知道还要开多久。
“累了可以先睡一下。”
关雎尔的确累,公司每天都一大堆方案一大堆策划,还没转正的时候很多工作尚未压下来,现在转正了,工作又都各各安排好已经上手,事情就愈发多起来。车行得稳,关雎尔慢慢睡着了,忘了回谭宗明一句。
谭宗明看她睡着了,把车速稍降了一些。
等关雎尔再醒,天已经快黑了。
“醒了?醒醒神,安迪和包总已经在里面了。”
“那我们快进去。”

“迟到了啊谭总。”
“半途接了个电话,有事耽搁了。”
“那就开始上菜吧。”
已经记不得这是谭宗明第几次帮她解围了,关雎尔朝他感谢地笑笑。
她自认无德无能,也习惯性把这些当作是谭宗明的绅士风度。
这么多次。
饭后,谭宗明像是回应迟到的理由一样真的接了个电话。
“安迪,临时出了点事,文件在我家,你待会得跟我去一趟。”
“好。”
“那我送小关回去,你们去忙。”
之后就散了。关雎尔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风景,离到欢乐颂还有好一段距离,包奕凡不说话她也就不开口。
“小关,这几次都麻烦你,算我欠你个人情。”
“没事没事,人情就不用了。”
“要是没有你,谭总也不会愿意来,那我就约不到安迪了,以后还得麻烦你多照顾安迪,这份人情是必须的。”
“那谢谢包总。”
漫长的沉默,直到关雎尔下车的时候,包奕凡才又跟她说:
“把握机会。”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关雎尔愣是听懂了,她的情绪应该不明显,难道是谭宗明?关雎尔不敢相信。

谭宗明的山庄里,安迪跟着他去屋里拿了文件。
“普洱,喝吗?”
“好。”安迪端起茶杯,好香。她想起之前老谭给过她一包茶叶,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小关帮她的。那次的茶也很香,有回甘。
“老谭。”
谭宗明放下他惯用的斗笠盏,安迪跟着,他添了些,拿起来闻了闻茶味。“想问什么?”
“你跟小关?”
“嗯。”
安迪很少听谭宗明说这个字,大多情况他都会选择用“好”“可以”这一类带有明显肯否性质的词。现在一个“嗯”,不知道是肯定还是模糊,但从谭宗明的面色看,应该是前者。
“可她喜欢赵医生。”
“可她现在不喜欢了。”谭宗明不是一个热爱揣摩心思的人,有些事情不需要揣摩就能看得出来,比如说这件事。关雎尔的数次烦恼应该都源于这个人,他不失偏颇地就事论事,心里却一清二楚。是喜欢,但后来不喜欢了。
安迪还想问“你怎么知道”,然而看见老谭悠然自得地喝茶,知道不用问了。老谭一直待她很好,作为一个朋友十分细心,从不展现他在商场上的情绪。她都快忘了,谭宗明,是一个盘踞在上海滩的巨鳄。

安迪回去后,谭宗明拉开落地窗的帘子,独自一人站在窗前,想着那个平平凡凡的小姑娘。幸福家庭长大的,不十分爱说话,会顺从,心里却有自己的思考和主见。是很普通,又带着点说不出来的特别。面上平静如水,可心里装着一堆猜不出的事,藏着事又不轻易行动。畏缩,不妨说是谨慎。谨慎周围的一切,不愿踏多,也不想踏错。
遇到关雎尔这样的性格是个意外,平常的几次相处也没有大的瑕疵,蹙眉思考的样子倒是十分可爱。他虽无意介入她的生活,却不会藏自己的看法,跟这样的人交流就算是解惑都很轻松,没有商场的戾气,多的是闲适。
很舒服。

他年岁稍长,却不愿意得一个不称心的伴侣,可惜身处商场,能见到的不是酒肉之交就是利益之徒。既无人催他他也就慢慢找着。
谭宗明饮完剩下的茶,便回去休息了。

评论(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