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20]

[20]生日生日生日是最好的礼物

7:00am
关雎尔睡眼迷离地从房间里出来,樊胜美已经在化妆,邱莹莹刚洗漱好出来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关雎尔伸了个懒腰,去洗漱。最近都没有跟安迪姐去跑步,起不来。
“哎关关,星期六是你生日啊?你在QQ上填的生日准不准?”邱莹莹大概是上QQ的时候收到了生日提醒。
关雎尔正刷着牙,满口泡沫,歪头想了一会,含糊不清地说,“准的。”
“那这周六就是你生日了?”
“嗯。”没法发出更多的音节,关雎尔简单地回了。
“周六是小关生日啊,那我们可得庆祝一下。”樊胜美一边对着镜子勾眉一边说。
“好啊好啊。”
这时候关雎尔已经在收拾包,听到她们说的,“不用不用……”
“在说什么,这么高兴。”快到点了,安迪见2202的门开着,过来找关雎尔。
“安迪姐~这周六关关生日,我们正商量怎么庆祝。”
“小关,这周六你生日?”安迪是个孤儿,从小被收养,每次过生日都会想起素未谋面的父母。现在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反而觉得生日是一件喜事,又活了一年,又长了一岁,值得高兴。
“嗯,安迪姐我们走吧。”关雎尔自离家读书后就没怎么过过生日,不会特意告诉别人,也不会专门不告诉别人。礼尚往来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你要思考我喜欢什么,我要思考怎么表现出我喜欢你送的礼物,大多泛泛之交送的都不合心意,还得多压一份回礼,多累。所以生日这一天,还不如她自己给自己买喜欢的东西,去吃自己想吃的菜,去看自己想看的展子。毕竟,自己开心才叫生日。
路上,安迪问关雎尔,“小关,她们说要给你过生日,你好像不大乐意?”
“不是,安迪姐,我只是觉得这样太麻烦你们了。”
“怎么会麻烦,你想多了。”
好吧。

安迪到公司的时候,正好跟谭宗明搭一个电梯。安迪尚不确定关雎尔是不是还喜欢赵医生,就赵医生和曲筱绡目前的状况看,他们一时半会不会分手,那关雎尔还是不继续喜欢赵医生的好。至于老谭,多年的交情老谭绝对能够信任,她相信老谭的判断,也相信他的好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老谭,你待会跟我来一下,有点事想问你。”
“好。”
到楼层,谭宗明跟着安迪出电梯。安迪径直走向办公室,中途把包顺手拿给前台。
“老谭,国内有什么比较适合小关这类人看的书?她周六生日,我不知道送什么好。”
两人双双坐下,安迪耸了耸肩。
“她周六生日?一定要送书吗?”谭宗明没有随意调查人的习惯,所以关雎尔没提到过的事情他一无所知。
“也不一定。不送书我不知道送什么。”
“请她吃个饭吧,带上你那些邻居。生日嘛,热热闹闹才好。”
“来之前2202在说要给她过生日,她好像不太乐意,我问了一下,她说觉得麻烦我们。”
谭宗明好似觉得意料之中,笑了。“她是这样的人。”
安迪看着谭宗明脸上的笑,竟然觉得带着点宠溺。她在美国很少过问周围人的私事,回国后在22楼的带领下懂得了关心朋友。而老谭的这件事,她依旧不打算参与,不是不关心,是她知道,老谭在这类事情上更愿意顺其自然。
“就请她们吃饭吧,地方我订,就这样。”
“Okay,那我就乐享其成了。”

点着日子到周六。安迪如约驱车带着邻居们到老谭订的地方,是一家海底捞。
多人吃饭,各自拘谨极没气氛,要大家都放开吃,得是围在一团的吃法,例如火锅,例如海底捞。要想环境和服务更好些,还是海底捞比较好。
安迪报了名字,服务员领着五人直接走去。“菜已经上好了,不够可以按铃再加。五分钟后会上一份鱼汤,是谭总特意交代的。今晚的餐费全算在谭总的账上,用餐愉快。”
除安迪和关雎尔外的三个人看了眼安迪又望了望关雎尔,安迪只笑了一下,关雎尔一脸茫然。这餐海底捞,她真的不知道,皇天后土皆是明证。
“小关,看来你跟谭总关系不错。”曲筱绡举着筷子,和邱莹莹一起把肥牛放进锅里。
“怎么可能,是沾了安迪姐的光吧。”
“跟我没关系。”安迪可不想抢了老谭这份功劳。
“安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快说快说。”八卦是女人间最感兴趣的话题,这一说,邱莹莹和樊胜美也停住了动作。
“不说。”安迪摇摇头。
“喔~我知道了,不说不说,吃东西!”
正好鱼汤来了,这个话题顺势消失。
关雎尔喝着碗里浓白的鱼汤,真甜。
饭后她们五人撑得圆滚滚地准备回去,出店半途遇见谭宗明,大家都很默契地问好后让出一条道。关雎尔见了哭笑不得。
谭宗明倒是坦荡荡地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关雎尔,“生日快乐。”
关雎尔双耳绯红地接过来,“谢谢谭总。”
之后她们五个人就回欢乐颂了。

回到2202,三人纷纷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樊胜美是化妆品,“要对自己好一点”,邱莹莹是三只松鼠,“关关,这可是我最后的存粮了!”,曲筱绡是一袋咖啡,“这可是我珍藏,邱莹莹问我我都没给呢”。关雎尔一一收下并道谢。
“行啦,礼物也收啦,是不是该拆谭总的礼物了?”
就知道逃不过这一劫,曲筱绡真是好奇心重。关雎尔央不过,只好开了。盒子里是一本《桐桥倚棹录》,扉页上书「生日快乐 谭宗明上」。另有一把扇子,是谭宗明自画,印有私章。还有两支大西制造所的钢笔梦樱和锦鲤。
“哇这什么书?”曲筱绡翻了两页,“不行不行我最受不了竖排的字。这两只钢笔好好看啊。”
关雎尔打开扇子,扇面是雁鱼上下相称。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邱莹莹瞪着眼睛,“关关,这钢笔真的好看。谭总的眼光果然不一样。”
樊胜美没说话,只笑了笑。
开了眼界之后就各自散去。关雎尔抱着礼盒回房间。
这份礼物足够丰盛,知她想要,既费心又费钱,是关雎尔这么多年来除爸妈和自己送的收到的最合心意的礼物。
人世茫茫,知己尚不好求,彼此相懂更是难上加难。多少人遇到了就引为生死之交,或是结发之情。
我应该真的很喜欢这份礼物,关雎尔心想。

——————————————————————————

关关的生日我瞎扯的时间。
哎做梦都想有个人给我买一支大西的笔啊,就算是钢尖,架不住颜值高啊!

最近更文的频率我自己都觉得感人肺腑…
老谭再不告白,他不急我都快急上火了!

评论(1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