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21]


[21]真的是 太烦人了

日子是很公平的,你觉得开心也过得很快,觉得热闹也过得很快,啪嗒啪嗒就走掉了。离关雎尔的生日越来越远,安迪姐忙于收购,连带着谭宗明也许久未见了。
心里好像空出一块。
但时间越久,摆在桌上的礼盒就越乍眼,除却刚收到的喜悦,过后更多的是——这太贵重了。那两只钢笔能让她吃好几个月的土。她没法心安理得地用。太渴求这两只钢笔,一时得到敲醒了关雎尔,她好像一直都在接受谭宗明的“礼物”,吃饭也好,东西也好,她惊醒,自己居然沉溺在这种状态这么久,都已经习惯。
送了礼物就不见人,还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一直想要好好地道谢却无奈没有机会。
关雎尔突然想,真是遥不可及,他见她容易,她见他却难,他可以一垂首就看见她,她抬头却见不到他。阶级还是客观存在的。
这么远,她和谭总安迪这类人隔得好远。关雎尔从没想过会这么遥远,或许是因为安迪住在同层又每天上下班,她才没有意识到。
关雎尔临睡前看了一眼礼盒,熄灯。

又过了大约十多天,关雎尔忙到五点半,接到安迪的电话。
“小关,今晚一起吃饭吧?”
“安迪姐不忙了吗?”关雎尔用肩夹着手机。
“收购成功了,可以休息一阵子,算是个庆功宴。”
“那要叫上莹莹她们吗?”
“不用。待会下班你直接到公司楼下就行。”
关雎尔放下手里成叠的文件,把手机拿下来。她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庆功宴。
“好。”
还有半小时,关雎尔把手机放在桌上,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继续未完的工作。
到点下班,关雎尔走出公司大楼,一眼认出谭宗明的车。
抓了抓包带坐进车里,“谭总好。”
谭宗明从后座拿了个小袋子,里面装着一盒茶。“之前朋友送的普洱,喝起来还不错,拿给你尝尝。”
关雎尔接过来,久久凝视着这个盒子,收还是不收。她不仇富,但知道富是一种阶级。这盒茶虽然不多,但就她的工资,也很吃力。她从不是把金钱太当事的人,奇怪的是,在跟谭宗明的你来我往中,她在意这件事情。她可以坦然地接受一次两次,却无法说服自己持续地接受下去。
奇怪,为什么会想这个。
不论是朋友间还是别的,这都不是可以礼尚往来的情况。直白说她也有自尊心,不能为对方做什么却一直接受对方的好意,她做不到。她能送的,谭宗明覆手可得。谭宗明送的,她舍不得拒绝。这不对。
“不喜欢?”
“不是…”
谭宗明不相信她不喜欢喝茶,不是这个,那就是有别的原因,至于是什么他猜得八九。“那就拿着。好茶是要分享的。”
“谢谢谭总。”谭宗明的理由极具合理性,关雎尔将袋子放进包里。
“虽然过了十多天,谢谢谭总的礼物。”
“喜欢就好,应该的。”
应该的。关雎尔原本以为他会说“不用谢”,可他说的是“应该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开始患得患失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许多埋藏在日常交流中的小线索,在关雎尔脑子里绕成一个大结。解不开。

到了地方,是一个粤菜馆。关雎尔想起之前跟爸妈去广州旅行喝的早茶。
粤菜很好吃。
开了红酒,四人一起举杯庆祝收购红星成功。
所以这顿饭,有她什么事?庆功宴…她不是庆功的一员,就只吃顿饭而已。
“不开心?”
还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突然被谭宗明叫醒。“没有…”
“不喜欢粤菜?”
“不…粤菜很好吃。”
“那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关雎尔很想说,但看着谭宗明的脸又说不出来。不是难以启齿的说不出口,而是…而是觉得说出来没意思。
“没有,只是有点累了。”
不是真的原因,谭宗明不打算追问。
“再等一会,八点多应该就散了。”
“嗯。”
关雎尔希望这一次谭宗明不那么替人着想留人余地,事实不是。

谭宗明回到家,没有立即洗睡,坐在沙发的一角。
可能是站在金字塔尖久了,他再重视也会无视其他人的一些情绪,这些情绪他从来都没有过。他向来秉承以人品性格交友,不在乎对方家庭是否富庶。伴侣更是如此,他不需要一个鼎盛家族出来的姑娘给他助力,他自己就足够显赫。他对关雎尔的好感同样不出于她的家庭或工作,甚至他现在对她的家庭一无所知,只大概知道她工资的区间。
他没有想过对方会怎么认为,他送关雎尔的东西只是他觉得好想分享,却没想过这样会给她带去压力。所以在饭席上他不敢引导关雎尔的想法,生怕一个不对,就此相背。
谭宗明不愿做没有把握的尝试。
可这个问题,实际上又简单得不得了,谭宗明从没放在心上。要跟她好好说。

关雎尔躺在床上,想着跟谭宗明认识以来的相处,能想起来的大多都是谭宗明带着笑意的表情。
谭宗明不是突然爆发的洪水,在初见就直接占据人的心,而是永不停息的泉水,潺潺地流进人心里。时间久了,关雎尔心里就一直在往外冒小喜悦。
依谭宗明的身份,多的是比她更好的选择。她甚至不敢确定那把扇子是不是清平乐的意思(上一章有小修结尾)。

关雎尔敲了敲旁边的门,“樊姐你睡了吗?”
“还没呢。”关雎尔开门进去,樊胜美正把面膜拿下来。
“什么事?”
“樊姐,我想问你个问题。”
樊胜美拍了拍床,示意她坐下来。“什么问题?”
“如果有人一直送你很贵的东西,你会收吗?”关雎尔坐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最后决定略过谭总。
“谭总?”
无用功…“嗯。”
“这件事呢,我也不清楚情况。不过照我的直觉,谭总应该对你有意思。”
樊胜美的话点出了关雎尔心里最期望的结果,但也是她最不敢相信的结果。“不会吧…谭总就是…就是…”完了,关雎尔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没法将她和谭宗明的来往简要地压缩在几句话里。
“就是什么?”樊胜美看着关雎尔略微着急又陷入沉寂的状态,明白了他们之间的牵连与隔阂。“小关,樊姐跟你说,虽然有钱人一般都爱玩,可你不是那些人轻易会动的类型。至于谭总,文化人,文化人的内心总是带点清高和固执,他如果喜欢你,那就是真喜欢你。”
“可是他周围有这么多人,怎么可能…”
“这你就得问他了,或者你等他自己来说。至于很贵的礼物,你要是过意不去就礼尚往来,送不了贵重的东西,可以送心意啊。谭总那样的有钱人,才不稀罕我们所谓的贵重礼物。”
又闲谈了些时候,关雎尔才回到自己房间。

啊啊啊啊啊要爆炸了。
谭宗明这个人,真的是,太烦人了。
关雎尔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小怨妇。十多天没见是理由吗?!发现自己很难见到他是理由吗?!没法毫无愧色地接受好意是理由吗?!
……全都是。如果谭宗明对她没意思,那这些就全都是。
如果是这样,那这么些贵重的东西,还是不收比较好吧。

——————————————————————————

唉。不出意外的话,就要码表白了。
回头看了一下自己写的…真是谢谢大家包容这种没逻辑的文(⁍̥̥̥᷄д⁍̥̥̥᷅)

最后,大家是希望表白完就完结,把结婚一等挪到番外,还是写完结婚再完结(又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啊,得写到关爸关妈啊,老谭真的不会见到就“大姐!”吗)

另外点文也是会写的。(无良放心脸。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