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战争回忆录·台丽】


高亮:不甜,慎。

今天,记者有幸采访到已经年过半百的在抗日战争中起到极大作用的明台明先生,下面是采访视频。

“明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您在地下工作了好几年,有没有关系很好印象特别深的战友?或是对不起的人?”
“当然有,所有共同战斗的战友我都记得。对不起的人也有,她叫于曼丽,是我的生死搭档,不过你们应该不太知道她,她很早就牺牲了,为了保护我。”
“您和她……?”
明台没有像平时一样打趣回去,“那是一种很难界定的感情,说生死搭档我觉得也不能形容。”

杀人不过头点地,伤人不过悔药无用。
于曼丽和他并肩踏过生死,共战滚过深渊,生死搭档早就不能形容,他们之间的默契在经久的配合中无人能替。
可惨就惨在,他们的确生死共患,他们的确默契自如,他们甚至婚纱照都拍过,却总差了那么一点,擦肩而过。
有时候踏错一步就是深渊,苦涩回忆里最难食的果子就是这一步深渊。
让于曼丽重新选择,她还会选择进训练班。如果说共产党是跟明台相属的契机,那国民党就是踏进明台生命的跳板。不曾相遇,何来相属?
苦就苦在,她没得选。她没得选进不进训练班,她没得选进不进共产党,她压根就选不了。
所以我只有为你而死,如果我不死,你不会在未来长长的年岁中不断回忆我。

我不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因为我们一直差着一步,不在乎多差一步。

“您最想对这位曾经的战友说什么?”
“曼丽,我请你吃棒棒糖。”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