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启丽·双向梗】东窗事发(黑道X警察卧底)

两个梗,启丽分别黑道警察。
东窗事发,卧底肯定得死对吧。

「黑道于X警察张」

漆黑的密室里,张启山被紧紧绑在刑架上,是一个十字刑架。他的上半身没有衣服遮挡,双手手腕被绑在“一”字两端,绑得很巧妙,张启山用了脑子里存储的各种方法都挣不开。磨破皮后手腕细嫩的肉贴在粗糙的麻绳上,微小而持续的疼。
下半身是条军裤,被缚住的双腿没有一丝缝隙。于曼丽从不喜欢这些古老的刑罚,但此刻却热衷于用在张启山身上,不得不说,被这样绑住的张启山——让人爱不释手。
发际线的汗水沿着脸廓滑下,八块腹肌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人鱼线顺着髋骨而下。于曼丽从旁边的柜子里抽出一条蛇鞭,单手握住头尾,缓缓地抬起张启山的下巴。身体紧绷,为了适应渐渐抬高的下巴还得拼命拉长身体,张启山喉咙里一声混沌“呃——”,眼神下暼,努力将被动的刑罚变成主动的蔑视。
“张启山,告诉我为什么。”
长期缺水,张启山的声音很不清晰,说得很慢,“因为我是警察,你是黑道。”
于曼丽伸长鞭子,唰地就是一下,自左肩蔓延到右腹,张启山咬了咬牙关,后槽牙的疼痛适当缓解了胸前的鞭伤。
“为什么?”
“咳...我是警察,你是黑道。”
于曼丽站远两步,扬起鞭子又是一下,右肩到左腹。
错。
“我最后问一次,为什么。”
“警察职责所在。”
于曼丽掏出枪,对准眼前的男人。“张启山!”
张启山垂着的头慢慢抬起来,充血的双眼望着于曼丽。“曼丽,开枪吧,我欠你的。”
于曼丽动了动食指,“张启山,有本事你别过奈何桥,别喝孟婆汤。”
没等到他回答,于曼丽嘭地一下开了枪。真没用,连回答都没有勇气听。
于曼丽走过去准备解开张启山的束缚,却发现,他的左手拇指和食指摆成一个圈,剩下三根指头竖得笔直。

「黑道张X警察于」

“佛爷,查出来了,是于小姐。”
听到这个消息,张启山用手捏捏眉头又捏捏太阳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吩咐所有人都不许进来。”
而后转身走进卧室。于曼丽正在梳妆台挑耳环,这个红玛瑙的太艳,这个翡翠的颜色太沉,这个金的……还可以吧。一身裁剪正当的旗袍衬得于曼丽风华绝代。张启山的皮鞋声劈开于曼丽的兴致。
她一边收着耳环一边说,“佛爷今天怎么过来了?”
张启山一步步走到梳妆台前,“怎么?我不能来?”
于曼丽抬起头,视线正对上镜子里张启山的眼神。“这是佛爷的地方,佛爷当然能来。”
张启山挑眉,“是吗,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是佛爷带回来的呀。”于曼丽起来转身,笑得自然。
张启山一把拎起于曼丽,摔到床上,粗暴地扯开她旗袍领上的扣子,附身压下去,玩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说。
“还跟我装傻?说,为什么?”
张启山状似随意地摸着于曼丽白嫩的脖子,一直往下到领口又往下,于曼丽惊呼“张启山,你想干什么?!你答应过我的,再往下我会恨你一辈子!”
张启山猛地狠力捏住于曼丽的脖子,她有点喘不上气,一脸绯红。
“可我现在就恨透你了!说!为什么!”
于曼丽倒像破罐破摔,咧嘴笑笑。“为什么?因为我是警察,你是黑道!”
张启山怒红了眼,“于曼丽,我张启山待你不薄。”
于曼丽被掐得痛苦,眼睛里似起了雾,“你是待我不薄,可我,是个警察。”
张启山掀开被子盖在他两头上,从枕头底下摸出匕首,半小时后,尖锐的刀锋刺破于曼丽的背。
“曼丽,别急着投胎。”
于曼丽被折腾得脱力,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好,启山。”
下一秒,匕首贯穿于曼丽的心脏,血染红了二人身下的床单,红得发黑。

翌日。
张启山叫来齐铁嘴,于曼丽刚来的时候他算过一卦,说于曼丽是个劫数。
“齐八,算算我还有多久的命。”
“不用算,佛爷您啊长命百岁。”
张启山掐掉香烟,烟气还未散,袅袅地盘旋着,“是吗,我怎么觉得就在这两天了。”

————————————————————————

咳....
开不开坑的征集看我主页喔~

评论(4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