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启丽】深夜BE三题

BE三十题之三,脑洞来自贴吧人士的三十题。
私设如山,慎重。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张启山是国民党主席亲任的长沙分区布防军官,因为他在长沙庞大而盘根错节的势力,国民党不可能让他到别的地方,比如他一直争取的上海。
他在上海的军统训练班待过,不过只有短短一天,时间短到在他的训练生涯中根本不值一提,却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看见了一个人,一见钟情的那种看见。
她在日出的时候将自己长长的头发绾好,戴上军帽,从上一秒的活灵娇媚变成下一秒的英气逼人,难以置信又顺其自然地,张启山被这变化的一瞬迷住了。
可被一见钟情的这个人毫不知情,她压根就没看见张启山,自顾自地跑步训练去了。
当天张启山就一直跟上面申请留在上海,一直被驳回,又一直重申。直到王天风找他谈话。谈话的内容他记不清楚了,记得最深刻的是——
你如果想她好好的,就好好地在长沙待着。
于是张启山就去了长沙,一待就绵绵无归期。他知道他很难有机会再去上海,于曼丽也很难知道有他这个人,有他这份心,可还是不灰心地让副官打听她的消息。

一直到这份消息传来。
“佛爷,最新消息,死间计划成功,于曼丽……为国捐躯。”
为国捐躯……这四个字咚地一下砸到张启山的心里,绞肉一般的疼。嘶——为国捐躯?!
“她的尸体在哪?”
“被随意埋在了山上…佛爷,日本人认为密码本在她体内,割喉破肚。”
割喉破肚。副官每说一个字,张启山就多痛一分,好像他的喉咙和腹部也被破开。随意丢弃的尸体,没有供飨,没有香火,无人惦念,在地底下得多孤单。
妈的日本人。

2.终其一生的单恋

知道于曼丽死讯的那天,张宅闭门谢客,宅内除了张启山和副官,没有其他人。
张启山开了瓶好酒,拿两个杯子,一个自用,一个放在桌上。
“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酒,这是我最喜欢的,就当我送你一程。”张启山晃晃酒杯,一杯下肚,另一杯洒向黄土,又斟,“不过你可能不会喝,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这杯酒是给谁的。不过没关系,我知道。”
张启山越说越苦闷,好像满身的愁肠都结在一起,越说越喝,越喝越说。
副官在一边忙劝,“佛爷,别喝了。”
张启山不听,倒着酒说,“就这一天,我要陪她。”
副官站在张启山后面,看不见张启山的表情,反正不是张笑脸。他看惯了张启山威风赫赫的样子,这么颓唐的张启山他第一次见。因为是第一次,所以震撼力格外地强。
连尹大小姐都搞不定的男人,原来心里早就有人了。
固执,张启山不能离开长沙。固执,他见不到这个上海的地下工作者。固执,她有喜欢的人。固执,固执,固执!
副官忍不住别过脸,他特别想骂“她压根就不知道您是谁!”可他骂不出口。
张启山的情绪不常外露,也是因为帮查人才知道这位姑娘的存在,是个很美的人,美到光看照片骨头都酥了。佛爷每次拿到消息都会笑,因为她每次任务都是成功的。
可这唯一一次失败,香消玉殒。
他不敢告诉张启山,她是为了那个叫明台的人死的。张启山的愤怒他抵挡不了。所以他默默地站在张启山身后,从天黑到天亮。
天边乍露鱼肚白的那一瞬间,张启山说,
我这辈子就只喜欢她了。


3.请回头看看我

张启山从没想过会在地府见到于曼丽。地府里不以人死时的面貌为面貌,而以年纪正当好的模样为面容。张启山见到的就是年轻灵动、身形完美的于曼丽。
他过去,“于小姐。”
于曼丽正待在自己屋子里看外面的新鬼轮回,“佛爷好。”
“于小姐认识我?”
我发誓,张启山这一刻的内心扑通扑通开心得要炸烟花了。
“佛爷不也认识我。军统训练班,一面之缘,之后就没见过你了。后来老师告诉我,你叫张启山,长沙城鼎鼎有名的张大佛爷。”
王天风?张启山笑笑。也算是旧年老友。
“你怎么没轮回?”
于曼丽迎他进来坐坐,地府没什么吃的喝的,都成鬼了,吃什么喝什么都一样。
“准备轮回的时候,孟婆告诉我,如果有想见的人可以等等,所以我就在这等他。”
张启山打量了一下于曼丽的居住地,简陋,就是简陋。不过地府哪有什么好住所,巴不得你快点走,省得添乱。
“那等到了吗?”
于曼丽的表情一下子落寞起来。
“等到了,不过是一双鬼。他和他妻子,很恩爱。”
“抱歉。”
于曼丽摆摆手,“没事啦。”
静谧了一阵,外面的新鬼都已经过了奈何桥,张启山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曼丽疑惑地问,“佛爷,你不轮回吗?”
张启山说,“曼丽,他已经有了归宿,你能回头看看我吗?”


(深夜啊。没人吧。

评论(2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