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启丽·一道题】从未相遇

脑洞依然来自三十题

♬于曼丽视角♬
她最近总是梦见一个人,剑眉星目,两条青松一般笔直的腿藏在裤管里,脊背挺拔。第一天是一件很民国的长衫,第二天是白衬衫加西装裤,第三天以后越来越随意。他叫张启山,怎么知道的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在某个记不清细节的梦里。
她在公安部门工作,动用私权查了张启山这个名字,结果是有,可这些歪瓜裂枣跟梦里的帅哥完全不搭嘎。会不会他整容了或者戴了人皮面具什么的?
当天晚上,于曼丽趁机好好捏了一把他的脸,这质感和这软和度,再加上快被她捏变形了也没捏起一片皮或者一块肉,明显是真的。
被捏得脸上起了红印,张启山想明白她的小九九。“你以为我整容?我还怀疑你整容!”作势要去捏她的脸。
躲不过就跑,张启山追了她半条街,一把捞过她的腰,带着小粗气的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耳边,“你跑不过我,乖乖认命吧。”
从这天晚上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质变。他会在她还没来的时候准备好surprise博她一笑,他会在二人玩累的时候在她耳边说情话,他会记录好她的喜恶,给她的东西永远是如她意的。
于曼丽睡得越来越早,从以前的凌晨一点,到现在的晚上十点。
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于曼丽是这样想的。


♬张启山视角♬
他最近经常梦到一个女孩,他十点开始进入梦乡,过一段时间就会遇到这个姑娘。一身剪裁合体的旗袍,面容姣好,身材凹凸有致。他脑子里无意识地出现“于曼丽”三个字,身体又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采取行动,双腿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右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喉咙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曼丽。”
就像多年夫妻一样自然。
他拥抱她纤细的腰肢,摘下她的耳环,轻轻地噬咬她的耳垂,抚摸她漆黑透亮的长发,他给她梳头。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他想跟她长长久久。
可是他黑了公安部门的电脑,却没发现一个叫于曼丽又跟她的脸对得上号的人。怎么会?
“兄弟,看你愁眉苦脸好多天了,想什么?”
“我经常梦到一个姑娘……”来问的是部门里的百科全书,张启山一五一十俱说个清楚。
“这是平行空间,你和她生活在平行的两个空间里,只有梦境有相交点。”
“哦平行空间,那会不会有一天能遇见?”
“别想了,平行空间的意思就是不会遇见。”


评论(2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