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第二个番外:第一次拥抱

第二个番外:第一次拥抱

 


被别人叫自己名字是什么感觉,不带姓,只叫名字,三字名的只叫后两字,两字名的单字念双。怎么想,都是软软的暖和。
就像饭席上的关雎尔。



22楼的五个人全都到了。谭宗明率先拿起高脚杯起身,朝在座各位举杯。
“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照顾雎尔。以后有谭某人能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关雎尔心里轰地炸开。
雎尔。他是这样叫我的。关雎尔虽然是三字名,可几乎所有人都习惯性用她的姓做昵语,也许是关姓少见。
关雎尔两颊飘红地站起来,跟大家连同谭宗明碰了杯。谭宗明顺手摸了摸关雎尔的后脑勺,像在安抚一只炸毛的小兔子。
“谭总,你都这样说了,不当真就是不给你面子,以后要是有什么合作记得算我一份。”曲筱绡说。
谭宗明望着安迪的方向,“这你跟我说没用,你得跟安迪说。”
安迪听了忙摇头,“我是CFO又不是CEO,这事我不帮你背。”
“这就不够意思了啊。”
三个人场面话玩得顺溜。
“行,有合适的叫上你。”
关雎尔听得半懂不懂,生意上的事她初出茅庐一知半解,只担心曲筱绡的鬼心思会不会扰了谭宗明。她担忧着看了谭宗明一眼,谭宗明眉眼弯弯,并未说什么,只伸过手来轻拍了她手两下。关雎尔像是打通了哪条经脉,一下子想到红楼,想起欧阳奋强的宝玉跟晓旭的黛玉说“你放心”,正好跟她手上的节拍一致。

女孩子年少时候看红楼,总希望自己是黛玉,想着身边有个宝玉,年年月月在身边念着你喜忖着你忧。可宝玉不爱功名,终归只是个屋檐下的良人。

你放心。

谭宗明总让她很放心,包容她一切不熟悉和不习惯。她知道让他包容一辈子他也不会有怨言,但她不会让他一直承担这样的包容。蓦地一转念,该不会——他连这个也想到了?

正巧谭宗明给她重新盛了碗汤。

关雎尔突地感觉手背的皮肤火辣辣的。

谭宗明。

谭——宗——明。

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宗明宗明,总觉得很明亮。


 

一二小时之后便散了。曲筱绡和安迪是开车过来的,顺便载了樊姐和莹莹回去。关雎尔则跟着谭宗明的车。

“累了吗?”谭宗明将车里空调吹得呼呼的风关掉,打开舒缓的音乐。

“有点。”

饭局之后总会疲累,不管饭局上的人是谁,不熟悉的应酬累,熟悉的应酬也不轻松。人情世故,世故人情,只要是在有人的地方就很难不感到疲累。

“那休息一下,很快就到。”

“嗯。”关雎尔就着靠枕歪过身子,车外的霓虹灯晃得眼睛涩涩的。上海这个不靠运气的地方,我怎么这么幸运?

关雎尔又想回到刚刚的问题,谭宗明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是行辈分吗?还是翻字典?还是行辈分靠谱。



“到了,在想什么?”

关雎尔抬头,已经到停车场了。

“你猜猜?”

“没头没尾的你让我怎么猜?”

关雎尔像拿到了什么胜利一样笑笑,解下安全带。

“我在想——谭宗明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谭宗明转过身来面对她,像是想到什么不自禁地勾起嘴角。“想见我父母就直说。”

关雎尔噌一下涨红了脸。

“我不,不是——”

谭宗明越过驾驶座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把抱住她,让她的下巴抵在自己肩上。偏瘦的身躯抱起来不会太硌手也不会太肉乎。他已经想过很多次了,在什么场合什么时间给她第一个拥抱,告诉她他的心跳有多快,告诉她他也会情不自禁,他会用他的双手永远拥抱她。这个时候刚刚好,出其不意,恰得其时。

关雎尔吓得不知道手往哪放,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谭宗明第一次用他的气息包裹住她。好舒服……就像被整个世界的美好拥抱住一样。关雎尔轻轻地回抱他,他的臂膀有些肌肉。

两人的心跳交汇在不宽敞的车里,扑通扑通,在寂静的夜里交换彼此的心情。

她安然又贪婪地享受着这个拥抱。

直到第二天早上依然没有缓过来。


 

顶着一张明显没睡好有些肿肿的脸走到楼下,谭宗明提着早餐过来。

“没睡好?”

关雎尔揉揉眼睛,还没醒全,声音里莫名带着点哭腔。“嗯……”

看着这样的关雎尔,谭宗明一早的心情都好起来了。“那先别吃早餐。”

“可是我饿。”

谭宗明只得把早餐递过去,幸好今天买的早餐不辛辣。关雎尔很自然地接过来,自然地上车,什么也没说。

关雎尔一边吃一边打着瞌睡,就差没睡着了。

谭宗明看着小鸡啄米一样的关雎尔,“这么累?要不要我跟你们公司打声招呼?”

关雎尔瞬间醒过来,忙摆手“不用不用。”

谭宗明狡黠地笑笑,“我本来也没打算。”

你——!




评论(20)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