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启丽】情人(二)


张先生不很多课的,他是特邀,一礼拜统共就一节课。这可苦了学校里众多fans,只能在课余时间在校园里走走逛逛,希望能在某个长椅上或是食堂的某个座位上看见期待极久的张先生。可人生不如意事十有二十,fans从没见过静态的张启山,更多的是行走中的张启山。他藏在裤管里如青松一般笔直的双腿像钟摆一样保持着固定的频率前行,fans往往是刚看见立即惊呼“看!张先生!”,等回过神来,张启山早就离开了她们的视线。
恍如一梦,方才的张先生是幻境吗?
对这样的活动,于曼丽向来是不参与的。她不沉醉于张启山帅气的外表,要说他对枪械的深入理解倒能让她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就像是秋天躺在草地上,狗尾巴草不小心拂过耳廓,轻微又持久的痒,叫人欲罢不能。
但有时候命运格外地捉弄人,别人踏破铁鞋,她却是得来容易。

学校的边缘处有一座山,山的背后是一大片空地,空地的尽头是层层叠叠高低不一的大小山。这样构造的图景是日出日落的极佳观景点,仿佛能看见金乌的攀爬和疲累。于曼丽喜欢这个鲜为人知、清幽静谧的地方,可以安安静静地看书画图。所以她常来。
这天,于曼丽又坐在空地上,正巧今天万里无云,太阳的光辉洒满整片空地,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她,带着一点点暖意。又到了日落时分,于曼丽看着金乌一步一步回家。
恰好张启山散步到这里,“于曼丽?”
于曼丽转头,“张先生?”
他们俩早就初见过了,于曼丽穿着一样的衣服,可金乌扑棱翅膀放在她眼角边的那点光让张启山顿住了脚步。
是雅典娜吧。
翻开的书静静地躺在她的腿上,张启山余光看去,是枪械图。
“你在这里看书?”
“嗯。”于曼丽随手将风吹乱的鬓角理好。
“你对枪械很感兴趣。一般来说,女孩子都不太喜欢这些东西。”
“先生说的是大势,我很幸运成为先生认识的大势里的小势。”
于曼丽一笑,张启山也回她一笑。
“你是哪里人?”
“……香港人。”
“哦——Hongkong,我也会讲一点粤语的。”
“是嘛,先生多才。先生从哪里来?”于曼丽脸上添了几分欣喜。
“长沙。”
“长沙?没去过。”
“有机会的话,请你吃剁椒鱼头。”
落日余晖渐渐消失在山坳里,惟剩的些许亮光描摹二人的身形,一长一短,像是契在此处尚未长成的合抱树。
“这里是个好地方。”
于曼丽伸了伸腰,“是啊,就是坐久了也挺累的。”于曼丽说话间准备收起她的本子,张启山已经坐到她旁边,这个本子里全是她自己画的图。班门弄斧,她实在没这个底气。
不幸的是,张启山捕捉到里“书”上略怪异的线条,在她合上之前眼疾手快地拿过来。线条是不大流畅,精确度也差点,他多翻了几页,问题大同小异。合上本子,扭头看见于曼丽微红的脸,递还给她。
“下次我拿我的本子给你,虽然也不尽善尽美,但比这个还是好些。”
于曼丽的脸更红了,“谢谢先生。”




评论(2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