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启丽】北极星

warning:囚禁。

狂叫喊着的说不说的争斗,最后沦为了曼丽结局的滥觞。
漆黑巨大的囚笼里,头顶上二十四小时温暖的光源。你还知我畏黑。
曼丽蜷缩在四方囚笼的一角,抱着可怜的膝盖,已无脂粉的脸靠在膝盖骨上。旗袍上的银线硌得很,我还可以选择死。
要死吗?

两点钟方向传来脚步声,是张启山的。
“锦瑟。”
于曼丽没有抬头,自然没有看见张启山行进的路线,在向她走来。
“曼丽。”
于曼丽的脑袋微动了动,张启山已经快走到她面前了。好几天没见到活人了,于曼丽看人有些恍惚。张启山居然更俊了。
“怎么,还不承认你是锦瑟?”
曼丽努努嘴,没出声。张启山俯下身来,挡住了顶上的光源。黑着脸的张启山,格外恐怖,于曼丽一缩。
“关了几天,不会说话了?”
于曼丽的喉咙尚有些干涸,她咽了咽口水,拉着嘶哑的音,“会。”
“会就好,说吧,锦瑟姑娘。”张启山的声音里并没有一丝松气的感觉,他像是蛰伏在黑暗里的狮子,就等着对方松口的那一瞬间。
于曼丽被黑暗压迫得气短,昏暗的光源无法抹去黑暗的沉寂,反而更显得她落魄,和张启山的无情。曾经床被间的呢喃,像是被锯断的留声机,咿呀咿呀地断断续续地乱叫,依稀还可以听到一两个音节,爱啊,念啊。
许久不见于曼丽出声,张启山决意先回去,再等些时候,等到——
“你要走了?”于曼丽的声音像喉咙坏了的小猫,细小的,残破的。
“你不说话,我就只好走了。等你愿意说的时候我再来。”张启山让开一半光源,分明的棱角,有神的双眼,眼睛里仿佛有光。
“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于曼丽艰难地咽咽口水,极少的水分划过干瘪的喉咙,火辣辣的,“很久。”
“好。”
张启山没有再说别的就走了。笼子里又只剩下于曼丽一个人,蜷缩着。她想起他们之前的默契来,一个眼神就能知道的默契。他眼里的那阵光——
真像他常说的北极星。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