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启丽】情人(三)


张先生已有两礼拜未来上课了,枪械课换了个有资历的老爷爷,口齿不太清,老人家总是闷闷的,课堂也闷闷的。尹新月也不来上课了,整个学校突然消沉起来。
“你们说张先生不会不来了吧?”
……
于曼丽匆匆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听见这句话,应该不会吧,汉阳八八式步枪和笔记他还没带来。人是要讲信用的。
——不是尾生之约!


于曼丽给尹新月带了份饭,到宿舍的时候她还躺在床上,仰面朝着半黄的天花板。
“喏,你的饭,今天没有红烧排骨,给你打了萝卜炒肉。”于曼丽把饭盒放在桌上,解下围巾。
“哎…没有红烧排骨。时运不齐啊,张先生不在学校,红烧排骨也不在了。”
于曼丽无奈地笑笑,说:“快吃吧,饭要凉了。”说着边拿出课本和笔记,翻开预备看看。尹新月一个挺身趴到她眼前。
“哎曼丽你说,张先生不会是不来了吧!”
于曼丽单手撑着下颌,“不会吧,他上次也没说他要走了啊。他应该不是不辞而别的人。”
“可是万一他有急事呢,万一这急事可急了呢?”
于曼丽拿过饭盒,在她眼前扬扬,“大小姐,吃饭吧。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说不定过两天先生就回来了。”
尹新月无力地打开饭盒,软绵绵地拿起筷子,“没有张先生,吃饭都没动力啊。”
于曼丽看着她,生不起气来。
不会真的不来了吧。


所幸张启山真不是不讲信用不辞而别的人,在第三个礼拜,老先生讲了两堂课后,张启山不负众望地回来了。一扫学校的颓废之气,众位女生重新焕发了对生活的热情。
至于消失的理由,只说有急事,并未多言。
课后张启山叫住于曼丽,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给你的。”
于曼丽惊讶地拿过来翻了翻,真详细,子弹口径,后坐力……
“我会好好保管的,尽快看完就还给您。”
“不急。你慢慢看,这本子我暂时不急用。”
于曼丽心里总燃起一种「你且看着吧,左右你也复刻不了,不如看个仔细」的奇怪感觉。
“好,谢谢先生。”
他们俩一同走出教室,外头阳光正好,屋檐遮住一半,斜斜洒在二人身上。远看不觉得,靠近看了才发现张先生的面色似乎不大好,比之前苍白了些。
于曼丽一时好奇,“先生是病了吗?”
“没有。可能是事情急,又两地奔波,有些累。”张启山不甚在意地答道。
“先生去了哪里?”
张启山突地扭过头盯着于曼丽,于曼丽不明所以。此时的张先生,眼神如鹰一般锐利,让她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先生见谅。”
像是确定了什么,张启山的脸色恢复平和,“没什么,就是回了趟长沙。”
“噢”于曼丽松了口气,“回去吃剁椒鱼头了。”
张启山鼻子里出了口气,笑得有些收不住,剁椒鱼头,哈哈,什么跟什么。“是啊,回去吃了剁椒鱼头。”
转眼就到了宿舍楼底。
“先生,我到了。谢谢先生送我。”
“不用谢,上去吧。”
于曼丽走到半途又转回来,“对了先生,汉阳八八式步枪,新月念叨好久了。”
“好,下堂课,你让她记得来。”
“好。”
张启山直立在宿舍楼底下,来来往往的学生都羞怯地绕开,他看着于曼丽进了宿舍的门才离开。


一进门,尹新月就一吼——
“曼丽!张先生回来了?!”
于曼丽悠悠地关门,“对啊,他今天来上课了。”
“你怎么没告诉我呢!张先生的课怎么不上呢!”
“我怎么告诉你,我也是上课了才看见他的。张先生跟我说让你下次课记得去,他带汉阳八八式来。”
“啊——!真的?!他提我了?!他让我记得去?!我去!我必须去!我当然去!”
接着于曼丽就不管这个开心得爆炸的舍友,一心只想着方才张先生的眼神,真刺骨。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