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第三个番外:第一次到他家做客

第三个番外:第一次到他家做客。

眨眼就到了冬天,南方的冬天总是不饶人,室内室外一样的温度,冰块似的。说句话冒一串白气的日子,哪怕是谭宗明巨大的魅力都没法把关雎尔从温暖的被子里拖出来。
跟谭宗明处久了,陌生感逐渐消失,疏离和不习惯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不见踪影,放开胆子后,关雎尔也敢日常怼怼上海圈的大鳄,这叫谭宗明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也不是。他欢喜关雎尔终于不再小心谨慎能跟他玩些小脾气,又难过太不容易约出门,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经常收到的答复是:
外面好冷,改天吧好不好。
自动脑补她委屈的样子,叱咤风云的谭宗明也束手无策。问了一圈周围的人,得到的都是幸灾乐祸的玩笑——你谭宗明也有今天。
是啊,我谭宗明怎么会有今天?!

趁着周末,谭宗明给关雎尔打电话。
“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今天室外温度只有一度……”
“你放心,绝对冷不到你。出来吧,都多久没一起吃饭了。”
拿着手机的关雎尔在被窝里笑出声,这听起来怎么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那…几点?”
“你准时六点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好。”
关雎尔拿过床头柜上的碧根果,隐隐发笑。食物链的改变她很受用,细算起来跟他确定关系是十月,现在十二月,快两个月了。这两个月,平淡无奇,不过吃吃饭去些有意思的地方,电影除了特别想看的会看,其余时候不常看。各自工作,各自有忙碌的时候,她累得在车里睡着的时候他会放助眠的音乐,默默调高车里的温度。他累的时候会麻烦安迪送她回去,这两个月来,关雎尔总有被时刻关心的感觉,是谭宗明特有的周全和温柔。
有一天在车里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地看着近在眼前的恋人说:“我上辈子不知道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能遇上你。”
谭宗明笑笑,“是我拯救了银河系。”
关雎尔掩在小毯子里轻轻地笑开,我们一起拯救了银河系。
再想起这些相处中的点点滴滴,关雎尔仍会心跳加速,不过是些平常的小事却总让她难以忘怀,时不时爱拿出来翻翻,就像中了谭宗明的毒。

吃累了关雎尔扯过被子沉沉睡去,五点半时醒过来收拾收拾,六点准时踏进电梯。到一楼一出电梯谭宗明立马给她裹了件羽绒服裹完还自言自语地说,“不错,你穿蓝色好看。”
“我有羽绒服。”
“这件够暖,不会冷,有了这件衣服你就不怕出门会冷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真记仇。
两人一起上了车。
“今天去哪吃?”
“到了你就知道了。”
谭宗明的谜并不少见,几乎贯穿在他们的相处里。这回关雎尔也没当回事,以为是哪间难找的饭店。到了才知道,原来他带她来的是他家。
关雎尔一时愣住。
“请吧,别嫌敝室简陋。”
关雎尔未动。从未在脑子里模拟过的情况她立时半刻不知作何反应。
“我想带你过来。”
关雎尔对上谭宗明的眼神,他坚毅又体贴,既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也不会剥夺她做选择的机会。
关雎尔走进他的大房子。
“菜我都买好了。”
关雎尔诧异,“你会做饭?”
谭宗明挑眉,“你会吗?”
“我不太会。”
谭宗明一脸无奈又自豪的样子,像输久了突然扳回一成的小孩子,“那只能我会了。”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坐着等吃就好,也可以四处看看,饭好了我叫你。”
对自己不熟的事情关雎尔向来不爱瞎揽,干坐着等也无趣,她四处看了看。二楼最左边是书房,书房旁边是办公用的,关雎尔明白房间用途便退出来,没有再深入。再接着就是谭宗明的卧房,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就是谭宗明的地方。最右边看起来像间客房,但又布置得有个人痕迹,关雎尔弄不明白也没有深入。一楼谭宗明喊她吃饭,她便下楼了。
谭宗明正在解围裙,“简单做些,不要嫌弃。”
“做得好吃就不嫌弃。”
桌上的菜说简单也没有谦虚,火锅为主,鱼汤,炸饼,只是火锅的汤底和烫菜颇费功夫。两人吃得愉快,边说边烫边吃,竟也能将一大桌子菜吃完。
收拾完桌子关雎尔自觉申请承担洗碗工作,谭宗明知道她不做些什么会不好意思,没有阻止,帮她系上围裙,告诉她不同类别的碗筷如何放置便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她。
看着关雎尔忙碌,谭宗明想起岁月静好四个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他谭宗明知足了。
他现在接触到的关雎尔与初识时不同,更有血肉,更鲜活,更像完整的关雎尔,她不会在他面前掩饰她的不悦和不情愿,也不会隐藏她的喜欢和满足,两人间没有刻意地相融,却在心甘情愿的让步和换位思考中融为一体。她不因为他的钱权而讨好,是关雎尔的本性,也离不开他的养成,他真的很满足。
洗好碗,关雎尔过来客厅闲聊。
“你一个人住?”
谭宗明拿杯子的手一顿,“我家从不留客,二楼最右边是留给你的。”
谭宗明的坦诚叫关雎尔说不出话。
“我不想给你压力,也知道你不会搬过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做的准备和决心。”
关雎尔不自觉地揪着衣角。
“我知道了。”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
车上静默无言。关雎尔明白自己的恋人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却实在惊讶于他的心意。
我关雎尔何德何能。
之后的分别与往常一样,关雎尔站在二十二楼电梯旁的窗前看他离去,心中油然生出这辈子非他不可的念头。
也不是非他不可,而是除了他再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

大家冬天快乐。
过了这么久还有小伙伴看这篇文非常惊讶,谢谢啦朋友们。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