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第四个番外:我把你告诉我爸妈了

第四个番外:我把你告诉我爸妈了。


俗话说得好,冬天来了,春节还会远吗?

上海的冬天虽然很冻人,但过得着实也快,忙忙碌碌,间黏着两人各自错开时间的出差,等待,相见,分离,重逢,小别的喜悦总是漾开一阵阵绯红。可惜的是,电视剧桥段里的偶遇从未在二人身上出现过,哪怕是出差到同一个城市,也从未偶遇,仔细算下来还不如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偶然碰见的次数多。可关雎尔付之一笑,

命运啊翻云覆雨的还是别瞎猜了吧。


说起过年,关雎尔家在苏州,必然要回去,谭宗明的大本营在上海,家系庞大,必然走不开。谭宗明无奈地笑笑,“我送你回家?”看到关雎尔纠结做选择的样子,他还是选择了,“还是给你买高铁票吧”

关雎尔了然,谭宗明一直在迁就她,其实这样的迁就无所谓有无,搭他的车方便却怕他累着,坐高铁也行反正都习惯了,只是她总歉疚这样的迁就,他的心意他说了她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她不说他也明白,可既然两厢情愿,关雎尔就无谓多添烦恼,该早些习惯他的相处方式,而非让他习惯。

“票买好了,下午三点,到时候我来接你。”

“好。”

“那去吃饭,有什么想吃的?”

关雎尔抿着嘴想了想,“想喝鸽子汤。”

“好,就鸽子汤。”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过足了小日子,每天回到欢乐颂,关雎尔脸上的笑都藏不住,一直被小蚯蚓和樊姐打趣,偶尔曲筱绡也会加进来,安迪则站在一旁欣慰地笑。这时候关雎尔总是无所适从,只能红着脸“你们…你们…”又没有实质性的反驳,毕竟——人家也没说错。

好多个夜晚,关雎尔都会在被窝里痴痴地笑,想着她跟谭宗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说话的语气,他的动作,他手心的温度,他胸膛的温暖,所有的这些竟然都像是刻在她心里了一样,那么深刻。

关雎尔怀抱着这些回忆沉沉睡去。

第二天是她回家的日子,谭宗明如约来接她去机场,两人在候机室里又待了一会,直到要登机了才分开。

谭宗明站在线外跟她说:“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关雎尔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不是一个泪腺发达的人,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听着他念的这两句诗,内心的不舍在激烈地叫嚣,她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不想离开上海的感觉,全都是因为这个人。

她被涌动的人群推着走了,她赶忙拿出手机给谭宗明发消息:我心深深处,中有千千结。

天不老,情难绝。夜过也,

东窗未白。


昨天到家的时候太累,给谭宗明发个平安消息倒头便睡了。今早醒来,寻思着应该给他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

“醒了?休息得好吗?”

“嗯醒了,家里的床就是舒服。”关雎尔边说边拉开窗帘,外头的阳光晒进来,暖洋洋的。“上海的天气怎么样?”

谭宗明放下茶杯,抬眼看了看外面。“不错,太阳很好,你那边怎么样?如果下雨或是阴天,出门要记得带伞。”

关雎尔在这边握着手机笑,“我这也很好,太阳很暖。”

正说着,“关关,醒了就出来吃早饭啦。”

谭宗明在那头听见关妈妈的声音,笑出了眼下的轻微皱纹,“行了,去吃早餐吧,别让爸妈久等了。”

“嗯,你也是。”

谭宗明收起手机,望着屋里关雎尔买的那束百合,复拿起茶杯。


“关关,大清早的跟谁打电话呢。”关妈妈一边舀粥一边问。

“没…没谁,吃早餐吧妈。”

“来,吃吧。妈妈今天约了你方阿姨喝茶,我跟你说啊关关,方阿姨她儿子,那个叫舒展的你以前也见过,人家现在是国外留学回来的,挺好一个年轻人,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妈……”来自母亲的不遗余力的婚姻关心,关雎尔哭笑不得。

“妈什么妈,你都几岁了还不谈恋爱,我跟你说啊关关,你再不找,再过几年就是别人挑你了你知不知道。”

“可是妈,我有男朋友了。”

这话如平地一个响雷炸下来,震得关爸关妈两人一时无言。

“你有男朋友了?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啊,对你好不好啊?多大啦?在哪工作呢?家是哪里的?”

好几个问题轰炸下来,关雎尔一时间不知道从哪个开始回答。她拿出手机,搜索谭宗明,点开搜狗的第一条,给她爸妈看,然后安心又忐忑地喝粥,等待来自父母的第一波检验结果。

在这几分钟里,关雎尔安心又忐忑,安心的是谭宗明的情况爸妈应该不会不满意,忐忑的是她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父母能同意。

事实上,身在银行高层的关妈在看到谭宗明这个名字的时候便皱起了眉头,再看到晟煊,心中有无限的思虑和担心。她望向关爸,关父亲的眼睛里也满是惊奇和忧心。两人仔细看过,将手机还给关雎尔。

“关关啊,这位谭先生你是怎么认识的?”

情况不妙。

“他是安迪姐的上司,我去安迪姐公司等她下班的时候认识的。”

“是这样,那他对你好吗?”

“挺好的。”

关雎尔心惊胆战地回答完这几个问题,看到她爸妈交换眼色,隐隐觉得风雨如晦。怯生生地问,“爸,妈,你们觉得他不好?他是个很好的人,很会为人考虑,雅致又风趣,对我也很好,真的。”

“好,我们知道,可是关关,”关妈妈拉过关雎尔的手说,“爸妈希望你能平平静静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你明白吗。”

她明白,她太明白了。尚未毕业,她父母就给她铺好了一条安稳无虞的路,她懂得她父母的这份爱。谭宗明的庞大身家在他们眼里等同于巨额风险,他们无所谓富贵,无所谓权势,与其有钱有势却提心吊胆辛苦经营,不如有些余钱幸福度日。无论谭宗明的性格有多好,他都抛却不了他的背景以及他的背景带来的无限风险。

“我明白…可我真的喜欢他。”


三人无言而散,她清楚父母的忧虑,却又不忍心割舍这份感情。今天父母撬开一个角落,她顺着望下去,竟然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她不是安迪,她不知道那个阶层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他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她真的有勇气有能力去接受和面对谭宗明的家庭吗?

正想着,谭宗明的电话进来。关雎尔看着亮起的屏幕,犹豫,接起。

“今天过得怎么样?”

关雎尔收拾收拾心情说,“我妈今天想让我去相亲,我把你告诉她了。”

之后是长长的静寞。谭宗明没有等到她的下一句话。

“伯父伯母是哪里不满意吗?”

“大概是,不满意你是谭总吧……”关雎尔想了想,又说,“不是那个意思,是,就是……”

谭宗明见她有些焦虑,出言打断,“我知道什么意思。等你回上海,带你见见我父母好不好?先别想这些,好好过个年。有我。”

关雎尔闷闷地说,“嗯…”


谭宗明打开面前的雪茄盒,挑出一支合眼缘的,闻闻味道又捏在手里把玩。

谭宗明啊,你说你这个大鳄还不如一头小狮子。

正巧招呼着吃饭,谭宗明走过去,打算把关雎尔告诉他父母。

他不能退缩,他一旦退了,关雎尔势必退得比他更快。



—————


如约,艰难复健。

哭着改bug!!


霸道总裁灰姑娘的戏码为什么总是灰姑娘过不了总裁家,难不成灰姑娘的父母就这么安心地送羊入虎口?

数年来我都不明白玛丽苏文的套路。


评论(2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