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番外五

番外五:我想为你试一试

 

年假的倒数第三天晚上,关雎尔猛然惊醒:谭宗明。

她忘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梦,前一秒还记得清楚明白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在下一秒消失得无影无踪,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是心里的惊惧还一阵一阵地拍打着胸膛。

如果以后的几十年没有谭宗明,她会怎么样?

这一想,心跳又快得跟冲锋枪一样。

她在这一刻忽然做了一个决定,她想为谭宗明努力一次,面对一次。未来是什么样的她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可是为了不明朗的未来放弃当下,实在太过愚蠢。

这一个假期,父母屡次想跟她提谭宗明的事都被她岔开话题,幸好关母没有再介绍相亲对象,不然关雎尔真不知道要到什么局面。

关父关母送关雎尔到高铁站,临进站的时候,关母欲言又止,“关关啊……”

关雎尔从关父手里接过包,说:“妈,我有分寸。”

“好,路上小心。”

“嗯,我进站了爸妈。”

说完关雎尔立马转身排队进安检,每次离别都是关雎尔最不想面对的时候,她觉得难过,翻江倒海地难过,她没有勇气回头看爸妈离开的身影,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爸妈相扶着走到停车场的样子。

 

到上海的时候谭宗明来接她。

刚出站的时候,谭宗明装作不经意地细看了看她的表情,关雎尔感到一阵暖意。

“我没事。”

谭宗明如释重负,“那就好,上车吧,先去吃饭?”

“嗯。”

谭宗明知道他的小姑娘面上不惊不喜,心里是个有主意的,只是谭宗明拿捏不准她是什么主意。他有自知之明,他的分量还不足以跟她父母相抗。现在见她没什么负担,那证明情况不算太坏,就算暂时不偏着他,他也有扳回一城的机会。

关雎尔当然不知道谭宗明的心肠九转弯,她在默默组织语言好跟谭宗明说清楚。

到了吃饭的地方,谭宗明熄火,正准备下车,却被关雎尔拉住手臂。谭宗明疑惑地抬头,看见关雎尔凝重的脸色,不由得心一沉。

“谭宗明,我想为你试一次。我没有见过伯父伯母,也不知道你家里是什么样子的,我更不知道我能不能融进去,但是我想试试看。我知道我说这个可能没什么底气,也不太够格。但是……”关雎尔搓了搓手心,“但是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想,如果往后几十年里没有你,我会变成什么样,我很认真地想了想,发现我想象不出来,是一片空白。所以……如果你…没有改变主意,那我想努力试一试。当然,你身边还有比我更好的,如果你——”

谭宗明没有让她说完,直接伸手一个大揽将她拥过来。他很高兴,他非常高兴,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高兴过了。关雎尔,他喜欢的这个小姑娘,从来都是给自己设一道屏障,若非紧急决不踏出圈外,也绝不废弃这一层保护膜。钱财和权势,是多少人垂涎渴望的东西,可有诱人就有多讨人厌烦。他这样的家庭,太多未知,太多可能性,他压根不敢保证她的父母会同意将他们尽心宝贝多年的女儿放到这样的家庭里,他也不敢保证她愿意踏进来。可是现在,她愿意为他去试一试,他是那个让她走出自己结界的人。这太让人高兴了。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

关雎尔抵在谭宗明的肩上,轻轻回拥着他。像是得到了世纪珍奇,又像是解开了千古谜题,她很幸福。

 

“我明天跟我爸妈说一声,看安排个时间见见面怎么样?”

关雎尔搅弄着碗里的汤,深吸一口气,“好。”

谭宗明见她的汤被搅得浑浑的,“怎么,有点紧张?”

“嗯……万一伯父伯母不喜欢我怎么办?”实际上,关雎尔心里想的是,万一谭宗明的父母喜欢的是安迪姐那一类的又漂亮又厉害的女强人,那她差得就不止十万八千里了。

“不会,你多想了。我爸妈其实很随和,以前是我爸在打理公司,我妈是大学教授,早几年我爸彻底不管公司了,就跟我妈全世界去逛,又在上海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住。我爸就算有些商人戾气,跟我妈在一块这么多年也早被磨没了。所以不用担心,我父母都是随和的人。至于我亲戚,你以后见着就知道了。”

“喔好。”关雎尔应下,可哪有他说得这么轻巧。她心里已经盘算着要准备什么礼物了。回去问问樊姐好了。

谭宗明看她还在纠结,也不知道还能安慰些什么,相比于关雎尔的大难临头,他不止是临头,眉毛都要烧没了。若关家父母执意不同意,那他如何是好。上一辈的人,思想观念自成一套自圆其说,实际情况又的确不利于他方,到时候可得想出个万全之策才好。

两人各自担心着吃完了这顿饭,谭宗明将关雎尔送回欢乐颂。

“后天要上班,明天好好休息,后天早上我来接你。”

“好。”

关雎尔接过包准备走,脚步停了几秒,转回身来抱住谭宗明,她实实在在地想清楚,决定要跟这个人共度一生后,总觉得他身上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跟海洛因似的,“不想走。”

谭宗明宠溺地摸摸关雎尔的头,这小白兔看起来是出笼了。“明天我来接你,你早上醒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好~”

关雎尔这才舍得放手,进电梯回2202。

一下醒过神来,觉得格外羞赧。这——干——的——什——么——事——啊。可是,仔细想想,有什么不好呢。

 

关雎尔回到2202,发现樊姐正坐在沙发上。她悄悄地凑过去,“樊姐,我想问你个事。”

“什么事?你问吧。”

关雎尔还有点不大好意思,“就是,樊姐你上次去王帅哥家里,带了什么礼物?”

樊胜美了然于胸、恍然大悟地笑笑:“关关,怎么,都发展到见家长啦。那我们是不是准备红包了?”

“樊姐……!”

“行了,不逗你了。我上次去啊,就准备了些他父母爱吃的东西,你第一次去见他们,投其所好准没错。”

“这样,谢谢樊姐。”

“不用谢啦关关,到时候不用姐出红包就行~”

关雎尔登时脸红起来,“樊姐!”

樊胜美立马扬扬手,放关雎尔回房间去自己琢磨。

 

投其所好。

那伯父伯母好什么?

明天问问他好了。

 

 

———————————————————————————————————————

 

这次没有小贴士。

 

 

 

 

评论(1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