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顺带赵医生】无人相似我 [10]

[10]空待明日的谭总

宿醉。
赵启平四仰八躺倒在床上,靠近领口的三个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开。刚清醒,昨天的记忆瞬间回笼。
啧。都说了些什么啊。
回笼过后,醉酒的后遗症席卷而来,头疼。赵启平走到电视柜拿出醒酒药,又走去倒水。半杯冷半杯热,温水合着药片一齐冲入喉咙。
向来自恃看惯生死游戏世事的赵医生难以理解自己的宿醉。若说留恋,是自己提的分手。若说干脆,那这会的头疼是哪来的。她曲筱绡说不定正在哪里玩得正开心。
……曲什么筱绡。
躺回床上,赵启平脑海中浮现出连着两次听自己絮叨的那个木木的女孩子,有点木,又有点糯。这么无聊的事情居然能听两次,还真有点对不起她。
他拿过手机,旁敲侧击问了安迪关雎尔的上班地点及下班时间,并准时出现在了公司门口。
看到关雎尔出来,摇下车窗,摁了两声喇叭。
“昨天不好意思啊。我请你吃饭,权当赔罪。”
这理由不由得关雎尔不答应。她只好给安迪拨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有事不能一起回去,顺便麻烦她告诉谭总,书过一天再还。

这边安迪收了手机正准备走,谭宗明拿着文件过来。“你明天来的时候看。”他又看了看她要走的架势,“要走了?去接你的邻居?”
安迪笑着摊手,“不了,她应该已经被赵医生接走了。她让我跟你说声抱歉,书明天拿过来还你。”
赵医生?谭宗明知道是谁。“那行吧,你先走。文件明天记得看。”
“ok,bye.”
送安迪到电梯后谭宗明转回自己办公室,无意间视线擦过书柜,定住了。
明天……

“这两天麻烦你听我说这么多有的没的,想吃什么随便点。”
客套,疏远。赵医生的话里赤裸裸写着这两个词。
关雎尔扶了一下眼镜,“没事。”
点菜在两个人你推我让间完成了。整顿饭比关雎尔初次跟谭宗明吃饭更尴尬。关雎尔知道自己终究是不能置喙他和曲筱绡的事,她也不会主动去问。出神间,她想起谭宗明说的那两句话,可依她了解的赵医生,不该是像这样摇摆不定的人。经过了这么久又亲历了他们之间的欢好和分歧,关雎尔明白,赵医生和赵启平不一样,太不一样。她喜欢的不是犹犹豫豫的赵启平。

洗漱好收拾明天的东西的时候,关雎尔看到包里的书,上面有很多谭宗明写的小笔记,有些只是单纯的“好”或是“妙”,有些则是记在页眉页尾的一小段,雅到不行。
毕竟是谭宗明。

————————————————————

哎我开始嫌弃我自己了。
写的也太日常太平淡了点吧…剧情缓慢到我自己都着急。
巨想走正儿八经的谭关线,好像也写到了。关关再不放下赵医生,我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让她自己放弃的理由了。
赵曲这条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向来自恃清高也会有耽于一人的时候,就是看喜欢的程度而已。
至于赵关,赵医生不知道关关喜欢她的可能性不大,但我希望他不知道。让这个喜欢自然消散,以后相见不会尴尬。
现在想想我当初应该开「离坠入爱河还有XX天」这种梗,不管时间线,直接摁剧情。
辛苦大家了T T

这个星期写完了作业亲戚又来这边旅游。所以一直没更。
另一个也是有点嫌弃自己平淡无奇的文风(太冷淡了吧!
期末了,不知道会不会再停。这个周末会尽量日更。(周末上课简直丧尽天良

谭总:莫名其妙又多等一天。
:阿诚兄弟在道歉呢。
谭总:应该的。

评论(1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