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3]

[13]只是那个人不是她的良人,仅此而已。

接下来几天,关雎尔仍旧闷闷不乐,对其他人说是转正的压力,其实是她一直放不开,乃至夜不安寝,黑眼圈也越来越重。闲暇时候去店里挑了个香囊放在枕边,睡得才安稳些。
不知道后续。这几天没碰见曲筱绡,虽然每天都跟安迪姐一起上下班,安迪姐不说,她也不问。

有点想知道。
哪怕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偏离,未到最后一击她仍然无法相信,那个她以为的赵医生只是她的自以为是。

这天回去的路上,关雎尔默默地看着窗外迅速溜走的车流,又一次走神。
她最近经常走神,特别是在闲下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放空,直到眼镜滑掉,眼前的景色突然不一样了才会回神。今天也是。
“小关?”
“什么事,安迪姐。”
“最近小曲有点不开心,我想约大家一起吃个饭。”
…嗯。“那我回去跟樊姐和莹莹说。”
堵车,高架上的长龙一时半会可能走不了,安迪索性放开方向盘。“最近赵医生和小曲有点不愉快。”
不动了,关雎尔有点紧促。“嗯。”
“所以赵医生最近也不是很愉快。我在想,要不要请他一起来。”
喔。
啊?
嗯。
“上次安迪姐不是去跟他吃饭了吗?”
“是啊。他现在好像,处在重大选择的节点上,难以决定。”
绕到关雎尔的烦恼点,除了心烦没有别的形容词可以描述,但她也有了自己的决定。“那安迪姐要请他吗?”
“我也不知道,先问问小曲,看看她有没有心情。”
“好。”

关雎尔心里隐隐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这顿饭就跟鸿门宴一样让人生畏。邱莹莹乐得有吃的,樊胜美也愿意。也只有关雎尔这个稍微踩进去一点又尚未被全吞的人有点犹疑。
犹疑归犹疑,真正到了时候,她也不会缺席。
可能是期待,也可能是做好了死心的准备。
两者皆有吧。

曲筱绡果然心情不佳,坐在那直发呆。安迪姐也到了。
安迪朝刚到的她们耸了耸肩。
“看来今天这顿饭不简单啊。”樊姐小声地跟关雎尔说,关雎尔无奈地笑笑。
“安迪,人都到齐了,可以上菜了吧?”
话音还没落下,就听见服务员敲门然后推开,赵启平站在门口。相比于曲筱绡的惊讶,赵启平要坦然得多。他轻松的样子跟几天前关雎尔见到的赵启平完全不一样,没有未刮的胡茬,没有耸拉的表情,没有不顾别人的自我沉溺。夕阳余光洒在他身上,就跟那天她初次见到的他一样。恍如隔世。
不,这顿饭很简单。
“安迪,他怎么来了啊。你不是说就请咱们二十二楼的吃饭吗?”讶异之后,曲筱绡面部表情恢复自然,这自然里怎么都藏不住开心。
“你不欢迎他?我以为你会高兴他来,那不然让他先走?”
“我可没说。”
樊胜美看到这里,懂了七八分,这种场面,从高中到工作,她见多了。“来来来,赵医生坐这。”指了指曲筱绡旁边的椅子。
往后这一个晚上,他们两从别扭到随和,从疏离到秀爱,宾主尽欢。
“安迪,这里的东西挺不错啊。小包总推荐的?”
“是。”
“我就知道,你自己是找不到这些好地方的。看来小包总对你挺好。”
“介绍个吃饭的地方而已。你们先走,我带她们三个回去。”
“行行行。”

丘比特之箭从关雎尔心里拔了出去。一盆冷水直接泼下来,她清醒了不少。
万事不能强求,人也是。今晚赵医生由衷开心的样子,她没有想过。真正的开心骗不了人,感染力太强。关雎尔确定自己做不到。
她以为的赵医生也不是她的自以为是。再看到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关雎尔知道自己还会沦陷,由心而发骗不了人,骨髓里透出来的也骗不了人。他还是她心里那个爱听德沃夏克、爱看东野圭吾的同类人,只不过他在这个选择上跟她分道扬镳。
她之前所顾虑的种种,她所怀有的偏见,她的偏激,在真实见到的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她明白了赵启平的选择,一而再再而三,是给关雎尔的最后一击。从一开始,哪怕是在她莫须有的假设里,她都没有机会。不是恨不相逢,而是一开始便注定无果,她不是赵启平要找的那类人。
她没有看错人,只是那个人不是她的良人。
仅此而已。

——————————————————————————

最后想说,单人视角的局限性注定了只能展现一个人的内心活动,所有发生的事情也只能通过这个人的态度叙述,展现不了其他人的心理状态。
对于人物性格的还原问题,还是欢迎讨论。

这里单身狗一只,可能没法理解一些跌宕起伏的爱情。不过暗恋的放弃,原因是对方找了他认为适合的伴侣,容易理解又合情合理。哪怕这个人你并不觉得她真的适合他,但是是他选的,不也就应该放弃了吗?
至于赵医生之前的性格崩盘(?),失恋的时候谁还管谁啊,自己都乱成什么一样。所以一时顾不到别人,也是可以理解的吧?不能说是崩盘吧?是吧?
(还是,欢迎讨论了。

评论(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