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6]


[16]有劲

突然闲下来的无聊时光十分致命,在床上死乞白赖躺了四天,骨头都要散架了。
待腻了…
怎么这么无聊…
找点什么事情干…
关雎尔无聊地刷着微博,突然看见有一场西厢记的演出,毫不犹豫点了买票,看了看自己很久不更的朋友圈,顺手转发了。
关雎尔上大学的时候,讲座很多,演出也有,只要她看到海报就会去。约上一个舍友,带上一杯奶茶,那些日子还挺怀念。
演出是在明天下午四点,关雎尔百无聊赖地又过了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
终于有理由出门了。真开心。
关雎尔先到附近买了杯奶茶,再搭地铁过去。到的时候还早,离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她打开朋友圈,发现谭宗明也转了这一条。
关雎尔心里突然掠过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有点开心又有点疑惑,有点期待又害怕失望。
关雎尔不希望自己再抱有太高的期待,可谭宗明的好又让她忍不住。她不再是遇到赵医生之前那个情窦未开未通此事的关雎尔,知道失望的滋味就不想再尝试。
关雎尔你真的好没用啊。

直到开场了关雎尔也没看见谭宗明,
大概不会来吧。
没关系。
本来就打算自己看。
可场上的演出没演进关雎尔心里,想起上次音乐会……
算了。
演出开始了有一会儿了,关雎尔看着崔莺莺和张生的初见,看着崔莺莺的少女心事,看着红娘的逗趣,无意识地笑了。
她喜欢这出戏。女孩子都喜欢情戏,因为这些戏总能勾起女孩子藏在心底的羞涩幻想,就像一场白日梦,就算知道是一枕黄粱,还是愿意做这样一场梦,梦里有个自己喜欢的人,他刚好也喜欢自己,梦不梦的有什么所谓。
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
从前关雎尔喜欢牡丹亭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喜欢牡丹亭是因为而今识尽愁滋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她算是知道一些了。
正是拷红这一折,明明是个打破樊篱的喜折,关雎尔却鼻子一酸,想拿纸巾却怎么也找不到,好像是用完了。
突然背上被人点了一下,她回头,谭宗明递一个手帕给她。
关雎尔当场断片,谭宗明又伸了伸手,关雎尔才回过神来拿手帕,小声地说了谢谢。
关雎尔内心崩溃又生气,哭的样子最丑了。她攥了攥手机的帕子,把凝在眼眶的泪珠擦掉。

戏散场了,关雎尔想把手帕还给谭宗明,又想到不大不小自己也用过,还是洗干净再还他。
在欢喜的一折里哭了,怎么解释?转念一想,为什么要解释?
“手帕你直接还我就好,不过你要是喜欢也可以送你。”
被抢话了…关雎尔看着手里的帕子,素净的灰色。
“不用了,我回去洗干净再还你吧。”
“随你。”
随我。嗯。随我。
关雎尔越来越觉得自己在跟谭宗明的聊天里像个小孩,
随你。那不就是了。好。我不能来?
是因为他年长吗?在安迪姐和魏总面前,她只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可也没到儿童这么小吧?
人比人气死人。
“散场了,你要找演员签名吗?”
“啊?不啊。”
“那你愣着?”
戏场的人都走了,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
不对——说谁呢!
谭宗明趁关雎尔刚生气又没气上头,及时转身。“走吧。”自己偷偷摸摸笑了一下。
谭宗明这么坦荡,关雎尔气也没地方气,只好跟着走出去。

出了场,关雎尔赌气似的径直走向地铁站。谭宗明开了车门发现身后没人,这厮生气了。
“你去哪?”
“地铁站。”
“坐我的车吧。”
“不麻烦谭先生了。”
谭先生?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平和顺气的,生气起来真有一手。
“Miss Guan,这个时候地铁很多人的,我劝你不要挤啦。谭某作个东,请关小姐吃个饭,算是赔罪,行不行?”
毕竟是大鳄,生个气上海得刮阵风,还是不要太固执。关雎尔自己给自己找了理由,才坐上谭宗明的车。
车上关雎尔止不住地憋笑,她向来乖顺,很少有生气的时候,更多的是隐晦地讽一讽,别人也听不出来。可遇到谭宗明,这招就得大打折扣。好像说什么他都接的上,真没劲。
——有劲。

————————————————————————

我错了,最近事情猴多。
我忏悔!
and大家不要吝啬小红心好吗QAQ!
这对cp冷得我都发抖了QAQ

评论(19)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