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琊

谨慎关注,毕竟是个爱莫名其妙就不更和开新的人。

【谭关】无人相似我 [18]


[18]我多带你吃

“喂,谭总,早上好啊。”
“早上好,包总。”
“是这样,有件事想请谭总帮个忙。安迪不愿意跟我一起吃饭,你看能不能一起…”
谭宗明合上文件夹,放下钢笔,“包总是认真的?”
“认真的。”
“那行,我帮你说说看,我得多带个人。”
“行,那先谢谢谭总。”
安迪自和魏渭分手以后一直不太开心,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只一昧认为是合不来,但谭宗明知道,不是因为合不来,安迪也不是怪罪魏渭不经她同意就带了魏国强来,而是她害怕,害怕自己会给别人带去不幸。
安迪比她想得的要坚强,又比她看上去要脆弱。
谭宗明不认为安迪会发疯,没有百分之几的可能,她完全不会。她理智到近乎苛刻,怎么可能发疯。如果包奕凡是认真的,那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谭宗明拿着文件去找安迪。
“安迪,晚上一起吃饭吧。有约了吗?”
“没有。去哪吃?”红星收购正在收尾,虽然大体已定,收尾的工作也不能马虎。安迪接过文件一直在看,只偶尔抬次头。
“你先忙,地址我待会发给你,下班直接过去就行。”
“ok.”
回到办公室,谭宗明先一条信息告诉包奕凡并让他发个地址来,而后打开微信。
“劳烦帮个忙,包总想请安迪吃饭,怕她不愿意就带上我,我一个孤家寡人又不好推脱,劳你同行。”
关雎尔正写着方案,收到微信,看到备注时心跳突然漏跳一拍。解锁一看,意料之外。
“我去会不会不太好?”
“你不来才不好。”
她并非是不愿意帮,只是这样去实在突兀,而且他们的话题,她十有八九是听不懂的。可孤苦伶仃独看两厢的滋味很涩,她思考了半晌,
“好吧,地址在哪?”
“不着急,你下班直接到你公司楼下,我去接你。”
“好。”
还没怎么认真坐过谭宗明的车,之前寥寥几次大多是疲累的时候。虽说安迪姐的车都是从谭总那抢的,但终归不一样。一个人的座驾会带有常驾驶的那个人的气场,坐惯了安迪姐的车,迷迷糊糊的早上会更清醒些。谭宗明的车子会有什么感觉?

今天公司很给面子地准点下班了,关雎尔走到楼下,前方半降的车窗里是谭宗明。
“谭总久等了。”
“刚来没多久。”
关雎尔拘谨地卸下包,拘谨地靠着椅背。谭宗明的这辆车她没见过,很宽敞,不知道哪里放了香剂,对香味知之甚少也闻不出是什么味道,就是闻起来很舒服,关雎尔不由得多闻几下。
关雎尔的小动作没逃过谭宗明的眼睛,不出声,由着关雎尔靠着椅子放松,那鼻子一抽一抽的样子真像小兔子找食。底层职员的辛苦他平时到公司也知道,成天就是工作工作,遇到好的领导有可能轻松些,如果遇上安迪,那简直是人间炼狱。今天的香选对了。
“到了。”
车里的香可能有点安眠的作用,关雎尔揉揉眼睛。“喔。”
包厢里只有包总,安迪还没到。
“小关?”
“包总好。”
包奕凡朝谭宗明挑眉,谭宗明一个直视打了回去。
“我和谭总已经点好菜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忌口?”
“不用,有她喜欢吃的。”
关雎尔心里炸了个大烟花。
“小关好口福啊。”
关雎尔耳根稍红地“嗯”了一声,想给谭宗明一个眼刀,不想两个男人已经聊起来。
不久,安迪到了。包厢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两个人让安迪有一瞬间的不适应,转眼就明白了,包奕凡的把戏。
“小关?”
“安迪姐…”完了完了,怎么解释。
“我带来的。”关雎尔满脑子就是——game over。
“这顿饭是包总请客?”
“总约你约不出来,怕你又不愿意才请谭总帮个忙。”
“ok.吃一堑长一智。”
包奕凡无奈地看着安迪,又看了一眼谭宗明,谭宗明回以一个无奈的笑。
就座后闲聊几句,服务员开始上菜。先是汤,然后主菜。包奕凡安迪和谭宗明关雎尔是相对而坐,包奕凡给安迪和他舀了汤后,朝其余两个人伸了伸手。
“我来。”包奕凡把汤转到他们面前,谭宗明将关雎尔的碗拿过来,挡住了她想自己盛的手。
“这里的鱼汤很香浓。另外Miss关,劳烦给绅士一个机会。”
关雎尔看着手边浓白的汤,喔——
席间他们谈的话题关雎尔果然听不甚明白,高端人士的交流啊。
“怎么不说话,不喜欢还是不习惯?”谭宗明见关雎尔一个人闷闷的。
“不是…是不知道说什么。”
谭宗明明白了,包奕凡和安迪的话题多在国外,其余的就是国内的经济形势,难怪关雎尔无从插入。
也好,他平时会受邀去一些推不掉的金融论坛,闲下来也不想谈这个。安迪这个工作狂,谈这些就跟平时闲聊差不多,包奕凡只能跟着安迪的话题走。任重而道远啊包兄。
“今晚麻烦你了。”
“不麻烦,就是常出来吃,会吃不下平常的饭。”
“这简单,我多带你吃。”
……这算什么解决方法,资产阶级的脑回路真是奇特。

搭安迪姐的车回去,路上关雎尔一下醒神
?????
我多带你吃。我 多 带 你 吃?
什么意思?
“小关,今晚辛苦你了。”
“不好意思安迪姐,你刚说什么,我走神了。”
“我是说,今晚辛苦。”
关雎尔不好意思地回,“不辛苦,有得吃一点也不辛苦,还沾了安迪姐的光。”
安迪停好车,两人一起搭上电梯。“我觉得你有点像小邱。”
正好2202房门开了,“什么?说我什么?”
关雎尔和安迪相视一笑,“莹莹你耳朵真灵。那我先进去了安迪姐。”
“好。”

什么意思。

——————————————————————————

别说了,请赐我一个资产阶级,就要这样的。

评论(11)

热度(116)